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特傳/冰漾】In Pairs(然辛)





※此為白陵然X辛西亞
※2019.01.10已全篇釋出



---------------------------------------------------------------



光明與黑暗是會互相吸引的。

所有被創造的事物都是成雙成對,有黑即有白,有光亮、即有陰影,創世主從不讓誰落單。

從來沒有誰,是注定被落下的。

 

窗外傳來飛鳥翅膀的拍打聲響,還有露珠打在樹葉上的啪答聲,她被晨光喚醒,微微睜開眼,掙扎了一番後,總算下了床。

出了房門,走下階梯,她輕靠在門邊,看著不遠處的那人。

亮黃色的晨光在那扎成辮子的馬尾上跳躍閃耀著,白色的袍子也染上了暈黃,幾隻鳥兒不怕生的停在他的指間、肩頭、頭頂,微微側傾的溫和容顏,有如精靈一般。

怎麼也無法讓人相信,眼前之人,竟是讓其他種族聞之一懼的妖師首領。

 

「辛。」

 

發現剛起床的自己,那人雙袖一抖,讓鳥兒都飛回樹上,不疾不徐地走了過來。

她踩著輕巧的步伐,猶如飛鳥一般撲進了青年的懷中,偎進對方的懷裡,她輕輕閉上眼,任由自己的白金長髮覆蓋對方一身。

「怎麼了?」

抬起頭,那雙黑眸襯著鴉羽般的黑髮,更顯得沉靜溫柔。

她微微彎起唇。

 

「然,早安。」

 

 

 

 

知識便是一切,是七陵學院一直以來的規則。

在這裡,所有人都是一貫的白袍斗篷,無關身分無關血統無關種族,這些都不會有人過問。

因為在知識面前,人人平等。

 

──不管你是身為妖師,抑或身為精靈。

 

「然?」

 

看向好友,辛西亞原本書寫筆記的動作停了下來。

 

「對,因為那傢伙比我們大一屆,升大學部之後大概會很常遇見。」

眨眨眼,她看向一臉不以為意的好友,笑著順了順那一頭烏黑的秀髮,心思卻飄了開來。

 

她與冥玥是好朋友,這是所有認識他們倆的人都知道的事,但沒有人知道,她們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理所當然的,更沒有人知曉,她們青梅竹馬的關係。

 

「辛西亞,妳難道都不生氣嗎?那傢伙把妳拋在後面這麼久欸……我真的不曉得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她為微微一笑,「他有他的考量,畢竟那個時候我們都還小……在所難免。」

 

捏了捏冥玥氣鼓鼓的臉頰,即便與他人一樣的白袍斗篷,仍掩蓋不了少女炫目的美麗。

有的人就像艷麗的玫瑰,縱然被遮掩住,也無法掩去那奪人的香氣;有的人卻有如玉石一般──

 

「妳好,請問這個位子有人坐嗎?」

 

抬起頭,來人的斗篷帽子遮住了大半張臉,只露出一雙彎著弧度的唇。

背後的冥玥嘖了一聲。

「沒有人,請坐。」

對方輕聲說了謝謝,大大方方地落座,摘下斗篷的帽子之後,露出了一雙墨黑的眼眸,同樣都是黑髮黑眼,若說他身旁的冥玥是艷麗的玫瑰,那麼眼前的這人就跟玉石一樣。

縱然被遮掩,也不改其溫潤的本質。

 

「那叫扮豬吃老虎。」

不以為意地撇撇嘴,冥玥小小聲地落井下石,但顯然對方並沒漏掉少女刻意壓低聲音,卻擺明是說給自己聽的挖苦,苦笑了下,他向眼前的精靈少女點頭示好。

「別在意……她總愛這樣挖苦我。」

「沒事,你們的感情果然還是很好,我覺得這樣很好。」她輕輕笑了起來。

「你幹嘛沒事跑來高中部的課啊?不要告訴我你閒著沒事。」將辛西亞拉了回來,秉持著不可以讓好孩子接近害蟲的原則,冥玥努力地拉開自家表哥跟好友的距離。

「大學部的課的確是挺閒的。」挑挑眉,然依舊一派溫和,「我來表示關心不好嗎?」

「不好,」冥玥拒絕得快狠準,一點猶豫也沒有,「你哪兒涼快哪兒發芽去去去………」

「辛西亞,妳看我是無辜的……」

「喂你裝可憐好意思?」

 

兩人一來一往,皮笑肉不笑,打鬧性質居多的互相調侃,反倒讓被抱在好友懷裡的辛西亞有些忍俊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一瞬間兩人都看向自己,她反而有點不好意思地遮住自己的臉,「抱歉……我只是覺得,你們這樣真的很好。」

「一點都不好!」哼了一聲,冥玥將好友抱得更緊了,「辛西亞妳離他遠一點,害蟲是會傳染的。」

「喂喂……」

 

這時,冥玥的手機響起,只好先出教室接電話,臨走之前還比了個「給我小心」的手勢,然露出的無奈表情則逗得她直笑。

 

「謝謝妳。」

 

微微愣了下,然溫柔的面容以及突如其來的道謝,讓她有點不知所措,「我沒做什麼……」

對方按住她的指尖,卻隔著一層白袍,沒有絲毫踰矩,「謝謝你,過了這麼久,還是一點都沒有變。」

然看進精靈海水一般的藍色眼眸裡,眼前這位如花的少女,過了這麼久,卻依舊是自己心中,當初那位與自己相識的小小少女。

從未變過的光明與良善、以及美麗嬌憨的模樣。

 

「謝謝妳一直以來的,接受她的一切。」

即使沒有肌膚接觸,手掌的熱度還是透過布料傳了過來,然緩緩地說道,「……我們知道這個世界並非如此險惡,但對於妳的從不偏頗,我們深懷感激。」

 

辛西亞聽著青年的道謝,卻有種自己依然被拒之於外的感覺。

 

……不要。

不要再說了。

 

「父親曾告訴過我,眼睛所見耳朵所聞皆非真實,只有從心去看,才能知道最真實的一切。」抬起眼,她毫不迴避地直視青年溫和的眼睛,心裡某個角落的苦澀卻悄悄蔓延開來。

 

關於妖師一族的禁忌之名、關於黑暗的隸屬,她能坦然地表示自己從未害怕過,從最一開始認識那名妖師的少女之時。

從她認識了當年的妖師首領、認識了當時尚為年幼的然的那時起,那樣的墨色,在自己心中就有如溫柔的夜色一般。

 

「種族並非代表一切,無論她是誰,永遠都是我的摯友,」頓了頓,她垂下眼,「我以螢之森的名義起誓。」

 

這樣就夠了,求求你,什麼都不要再說了。

 

「謝謝妳,我沒什麼能夠回送給妳的,只能這樣了,」然以指尖點在她的額頭上,「以妖師族長之名祝福妳,願妳永遠保有內心的光亮。

 

妖師的言靈,比誓言更強大的力量,但她想要的卻並非這些感謝、也並非這些祝福──

 

還沒等到她回話,然站起身,「那麼,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該離開了,」向她眨眨眼,青年看向冥玥在教室外一邊講電話一邊朝這裡拋來警告的眼神,「別讓她知道我說了什麼,否則她會打我的。」

辛西亞笑了笑,「我會嚴格保密的。」

她看著轉身離去的青年,挺直的背脊卻帶著無法消解的孤寂,一瞬間,她幾乎是下意識地開口,「然……」

「……怎麼了?」

她頓了下,話語卻哽在喉頭,一句也說不出來,最後,她只在胸前比了個手勢,「願光亮能夠永遠照亮你眼前的道路。」

然望著精靈少女的絕美面容,心裡一暖,「謝謝妳。」

再次回過身離去,這次他沒有再停下來,也因此,他並沒有注意到精靈少女注視自己背影的目光。

 

「怎麼了?」從總算解決了公會那邊囉哩八唆的事項,冥玥從另一邊走回來,瞇起眼,「那傢伙……到底來做什麼的?」

「沒事。」收回自己的視線,辛西亞搖搖頭,跟好友談論起待會上課時要注意的事情,心思卻飄了開來,揮之不去的,是那名妖師青年堅毅的身影。

 

以及她一直以來,都沒有說出口的話。



              §§§


『這是我的女兒辛西亞,很可愛吧?』

『這麼久沒有見,好不容易來一趟,就是為了炫耀可愛的女兒?雖然我只有兒子,但我的外甥女也很可愛的!』

 

她從未忘記過,父親帶著自己去見好友的那一天;也從未忘記過,那一段往來妖師本家的溫柔歲月。

 

『辛西亞……妖師本家那邊,我們再也不能過去了,但這是為了保護然和小玥他們,好嗎?』

 

她點點頭,儘管那時還太小,只知道再也無法見到溫柔的叔叔與陪同自己玩耍的孩子;儘管紅了眼圈,她的心裡還是謹記著父親對自己所說的。

為了保護他們。

 

『那麼,我們約定好了。』

『嗯。』

 

因此,再次在學校見到冥玥時有多麼地令人狂喜,卻發現自己被然所迴避時,她就有多麼傷心。

 

 

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她再也沒有見到然,若非冥玥還偶爾會跟她抱怨下自家表哥,她早就忘了之前的那一段插曲。

因此,她也沒想到,會這麼快就再次見到對方。

「小玥,」她叫住了正要離開教室的好友,「這幾天我家正在整理,用不了廚房,妳知道哪裡有地方可以借用嗎?」

小玥的弟弟喜歡甜食,因此對方有時會拜託自己做一點,好讓她帶回去;但更多時候,其實只是自己心血來潮,希望能帶給那位素未謀面的溫柔孩子一點東西。

刀子嘴豆腐心的少女環起手,「那渾小子不用對他那麼好啦。」

「我就是想做嘛!」彎起眼,她知道冥玥對這樣的自己最沒輒了。

果不其然,少女搔了搔後腦杓,「嗯……我是曉得有個地方用具挺齊全的,也算隱蔽,沒什麼人會在……」瞇起眼沉默了下,冥玥彷彿下了什麼決心般,「那麼擇日不如撞日,現在我就帶妳去……妳應該有空吧?」

點點頭,冥玥方才的表情倒是讓她不安了起來,「小玥,妳要帶我去的地方是……?」

 

一掃方才的沉思神情,少女彎起紅唇,帶著些微的不懷好意。

「妖師本家。」

 

 

移動陣的光芒退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間不太起眼的房子,但是綠樹紅花、鳥囀蟲鳴,卻顯得無比祥和。

與一般的人家根本沒有兩樣。

 

「歡迎回到妖師本家。」

 

沒有變過的風景和建築,聽到冥玥這麼說,她的眼淚差點就要落了下來。

冥玥拉著她走到門前,「基本上,這裡除了然之外沒有別人,他也很愛做一點東西讓我帶給漾漾,器材一應俱全……我有先『知會』他,他應該在裡面等我們了。」

少女拉開門,抬起手向裡頭的青年打了聲招呼,「呦,我帶人回來了。」

「打擾了,我不曉得會過來這邊……」帶著些微歉意,即便然面上一貫的溫和,她還是感覺到了對方身上的緊繃,「希望不會給您造成困擾。」

然笑了笑,帶她走到裡頭的廚房,「沒事……廚房裡的器具都能使用,但請容我跟小玥先談論一下。」

還沒等冥玥開口,然先一步走出廚房,冥玥也只能對辛西亞比了個「放心」的手勢後,就跟了出去。

強壓下心裡的惴惴不安,辛西亞不放心地往兩人離開地方向看了看,最後吁了口氣,開始她點心的作業。

「……妳到底在想什麼?」

辛西亞不曉得,所謂的「知會」,其實是兩名妖師能力者,為了要不要讓她重回妖師本家而大吵一架。

「沒想什麼。」直視前方開始忙碌的背影,冥玥面無表情地繼續說,「因為你那個理由實在是太鳥了我無法接受。」

「辛西亞是精靈……!」面對自己這個總是無法無天的表妹,然覺得自己隨時都有腦溢血的危險,「雖然平時沒有人會回來妖師本家,但要是讓其他人看見了、或者是讓時間種族察覺了……辛西亞有危險怎麼辦!」

 妖師本身就與精靈敵對,私底下來往就算了,他的力量還不足以對抗搬到檯面上後,從各方湧來的反對聲音。

即便他們再怎麼清楚,眼前的這名精靈是多麼地良善、溫柔,與代表光亮⋯⋯但這同樣的也在提醒他們,那段暗無天日的過去。

一竿子打翻一條船,這就是人的劣根性。

 

「反正我看那群老傢伙不爽很久了,還有那什麼沒腦的時間種族……老娘的拳頭已經等很久了有種就來試試看啦!」

「行了行了……」按下少女已經舉起的拳頭,然只覺得頭隱隱作痛,「之後你要帶辛西亞來的話,就事先跟我說一聲吧……至少我在的話比較保險。」

「好啦,」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下手,冥玥也沒打算繼續這個話題,打算回到廚房看看,「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若是真要動起手來,辛西亞可是能夠在沒有武器的情況下跟我打成平手……只是她不太喜歡而已。」

因為七陵不興動武,也沒有什麼需要動手動腳的地方,每次想到當初在武術訓練的課堂上,辛西亞大殺四方的威風,她就忍不住手癢要對方跟自己打一場──雖然對方從來沒有答應過。

 

「然,」彎起紅唇插著腰,冥玥看向自己一直都像個愛操心小老頭的表哥,「你一直問我到底在想什麼,但是──」

 

她很清楚,青年身上一直都是那樣客觀的深思熟慮,多了另一種從未出現過的焦躁。

那樣的焦躁,從對方與辛西亞重逢開始,便不斷地加重。

 

「我才想問你,你真正在想的到底是什麼?」

 

 

§§§

 

 

他在想什麼?

不,他其實什麼都沒有想,只是單純地覺得,不能讓那名溫柔的精靈少女牽扯進來。

幼時與對方相識的那一段時間,是回想過去的時候,唯一能夠讓他感覺到溫暖的記憶。

很多事情,必須要經過,才能有所體悟;然而,一旦經歷過,反而會希望其他人不要與自己一樣。

他只是希望,所有事情都不要改變,那名精靈的少女能夠永遠存有與冥玥的友誼,能夠一直笑著,即便與自己漸行漸遠、即便──

 

「然,怎麼了嗎?」

 

抬起頭,他對上眼前仿製得一模一樣的原世界商店的商標,不禁讚嘆一聲心靈手巧。

自從上次之後,冥玥發現辛西亞還會將自己做的點心仿製原世界商店的包裝,因此在自己做要給漾漾的點心時,便會特意邀請對方幫自己打下手。

一開始,冥玥還會很盡責地護送辛西亞過來,與自己吵吵嘴;後來懶了,就直接讓他過去接辛西亞、甚至直接告訴少女該怎麼自己過來,真是……

 

「抱歉,我快好了。」將已經打得差不多的蛋白霜倒進另一個盆子裡,他試了一下味道,很甜,漾漾應該會喜歡。

「我在想……」把手上的包裝放回去,辛西亞接過盆子,慢慢倒入牛奶,一點一點地攪拌開來,「果然我還是不應該回來?」

凝視著眼前的作料,刮刀一圈又一圈地劃開來,將兩樣材料混合均勻,她靜靜等著對方的回答,或許是真心話、或許是迴避的話語,但她沒有一定要得到真正的答案。

她與然之間的一層隔閡,原先以為是單純針對自己,但後來才發現,然對所有人、就連對冥玥也是一樣,與其說是拒人於外,倒不如說是避免他人被牽扯進來。

面對這樣一位表面溫和實則倔強的青年,現在的自己並不是青梅竹馬、而只是妹妹好友的身份,是否能得到真實的答案,並不重要。

 

這是她與對方共有的默契,與不能跨越的底線。

 

預想中的答案是「沒什麼」,但等到漫長的沉默過去,等到蛋糕都已經送進烤爐了之後,盯著爐中的火光,然才說了句,「如果可以,我希望很多事情都是不會變的。」

辛西亞沒說話,只是看著青年平靜的面容,望著遠處的某一點的瞳眸中,映著爐火的光亮。

這麼平靜的面容,在她眼裡,竟像是哭泣一般。

「但是,希望永遠都只是希望……沒有什麼事情是永遠都不會變的。」

 

包括千年之前曾經的友誼。

包括他一直都希望的、身邊的人的笑容……如果可以,他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換來精靈少女平靜的生活。

 

「不會變的,或許只有我眼前應該走的這條路吧。」盯著前方的火光,青年的語氣很輕很輕,輕到彷彿下一刻便會消失般,包括他的自身、他的責任,以及──

「……辛西亞?」

辛西亞低下頭,沒打算讓然看見,卻加快了水珠墜落的速度,「答答」兩聲摔碎在廚房的木質地板上,形成深色的水漬。

抿緊顫抖的唇,她將手遮在自己上方,不讓然看見自己的臉,以及一顆又一顆往下墜的眼淚。

面對青年焦急的詢問,她搖搖頭。

她只是突然覺得那名妖師的青年離自己好遠好遠,寂寞沁入骨髓,冷得徹底。

 

『他一直覺得,那是他自己該走的路、該承擔的責任……他就是個蠢蛋。』

 

在一瞬間,她想起了冥玥曾經說過的話。

但是,沒有人應該永遠自己支撐著全部,也沒有人該注定永遠都是自己一個人。

 

「……對不起。」

 

驀地抬起頭,辛西亞顧不得自己狼狽的樣子,看著青年垂下眼簾,心裡的不安擴大開來,「然──」

「妳對我太溫柔了,」然帶著歉意,卻又恢復了拒人於外的冷漠,「因此這段時間我有點得意忘形了,我並沒有打算把妳牽扯進來的意思、也不該答應小玥讓妳回來的……」

連他自己都不曉得為什麼,面對這位精靈的少女,他總是忍不住自己的軟弱。

總是忍不住希望有個能夠與自己承擔一切的人,總是忍不住……

希望對方留下來,渴望對方的溫暖與光亮。

「但這是不對的。」

他不該這麼做,代表光亮的精靈應該在太陽底下歌唱,而不是將她拉進可能永無天日的黑暗與躲藏之中。

 

再次見到對方,本來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然微微一笑,明明沒有任何的動作,辛西亞卻覺得眼前的妖師青年從自己身邊退了開來──

 

「往後,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

 

 

辛西亞在那之後,真的再也沒有提過要去妖師本家的事。

 

但與其說是聽進了然的話,倒不如說她在生氣。

這大概是她有生以來,對一個人發那麼大的脾氣。

 

『為什麼總是要自己一個人逞強!?』

『小玥說得一點都沒有錯,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天啊……

掩住自己脹得通紅的臉,她幾乎不敢回想自己對然咆嘯的那段記憶──雖然在對方眼中未必有什麼樣的殺傷力,但那樣幾乎失去理智的指責,她真的只想挖個坑把自己埋進去。

「辛西亞?」

冥玥在她旁邊落座,「身體不舒服?」

她並沒有告訴冥玥自己和然之間發生的事情,也幸好對方不常過問自己的事,她這段時間沒去妖師本家的事才沒暴露。

……尤其是,要是冥玥發現自己還哭了的話,說不定會發生嚴重的兄妹鬩牆事件,為了避免無法挽回的慘劇,三緘其口才是最安全的。

「我沒事……」將半張臉埋進手掌裡,讓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模糊不清,「妳今天早上的課都沒出席,是公會那邊的任務?」

「不是,」冥玥蹙起那對好看的秀眉,「只是某個笨蛋有點逞強過頭了……這幾天本家那邊會有很多人出入,妳暫時先別過去。」

她放下遮著臉的手,「……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安在她的心裡擴大開來,就像父親出了門之後,只帶回妖師友人的死訊的那一天。

就像她被迫與然分離的那一天一樣。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然那個傢伙明明生病了,分支的人還來一直煩他,像蒼蠅一樣趕都趕不走,」冥玥煩躁地托著腮,「拜託能不能讓人好好休息……」

「……然還好嗎?」等待著友人的答案,她沒發現自己顫抖的尾音。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之間,辛西亞只聽得見自己紊亂的心跳,如雷的耳鳴遮蔽了身邊所有的雜音,她幾乎──

 

少女心情很差地擺擺手,「都咳得快死掉了那些人還一直煩……要不是把我趕回來我一定──」

悄悄地往旁邊看了看,原本辛西亞的位子早已空無一人,少女微微咧開唇,笑得瞇起了的眼睛裡,閃著狡黠的光芒。

嘿嘿笑了聲,少女此時的笑容雖然美麗,卻讓經過的人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亂世用重典,大病就要下重藥啊……」

 

 

辛西亞也不曉得自己的衝動從何而來,連冥玥的話都沒聽完,便直奔妖師本家。

前庭沒人,但以防萬一,她還是從後門上了二樓,悄悄地進了然的房間。

與她幼時的印象一致,幾乎沒什麼多餘的雜物,乾淨整潔,幾乎可以說是空蕩得可怕的房間。

「……誰?」躺在床上的那人坐了起來,「不是說過暫時先別來煩我──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原先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房中的少女,然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定神一看卻岔了氣,差點沒把自己給咳死。

好不容易緩了過來,面對坐到床邊的少女,然又驚又氣,「……辛西亞!不是都讓小玥告訴妳別來──」

辛西亞僵了僵,生硬地回答,「我沒有讓別人看見。」

「不是看見的問題……」腦袋裡糊成一團,然不僅講話、連思考也跟著不利索了起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妳沒有必要……」

「請不要……同情我,」在這種情況下,他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要對我太過溫柔,否則……」

 

否則,他遲早會耽溺其中,無法回頭。

他早就失去了倚靠別人的資格,當他自己接下首領一位的時候。

 

辛西亞張了張嘴,被這樣拒之於外,她覺得自己應該生氣,但看著然蒼白的病態面容,她突然發現,該生氣的對象其實是她自己。

早該說的,在他們重逢的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她到底在猶豫什麼?

「辛西──」

「我只是,想陪著你一起。」

抬起臉,她打斷了然的話,美麗的藍色雙眼有如大海一般,彷彿能包容一切,「我是螢之森最驍勇善戰的戰士,辛亞的後人。」

然愣了愣,不明白少女此時的話語為何而來,只能靜靜地,望著那張沒了平時的溫柔微笑,卻顯得更為堅毅的絕美臉龐。

「我能和小玥打成平手,」辛西亞堅定地看進青年的眼中,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說了出來,「法術也是,我的成績是全年級的第一名,所以──」

 

求求你。

 

那個時候,她沒有說的是,我願意陪在你身邊。

不要擔心我,我已經有足夠的能力站在你的身邊。

不要拒絕我──

 

「請讓我陪著你走下去。」即便你是妖師,即便你代表黑暗,而我身為光明。

 

眨了眨眼,然依舊愣愣的,反而讓辛西亞急了,「你、你不相信嗎?我真的很強的……」

為了增加說服力,她還舉起拳頭揮了揮,卻沒想到然因此笑了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掩住嘴,青年眼中的笑意卻讓他的道歉顯得毫無誠意,「我只是覺得……」

覺得眼前的精靈少女,簡直傻氣得可愛。

這麼傻氣地勇往直前,不顧一切地衝到自己身邊,為他撐起半邊的天……

 

哪裡像一般人印象中高貴冷豔的精靈。

 

「精靈不是都很聰明的嗎,妳怎麼就那麼傻呢……」他也不退開了,將頭靠在少女的肩頭,咳了咳,卻止不住地輕笑,「這樣的話,我哪裡還有立場拒絕?」

再退縮下去,連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環過青年的肩膀,少女沒生氣,反而彎起唇角──「那是因為,有一個同樣也很傻的妖師首領啊。」

 

然不禁莞爾,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門口傳來「咚咚」的敲門聲,以及陌生的聲音──「打擾了,請問能夠進去嗎?」

一聽見有人,辛西亞立刻站了起來,卻又被然拉回去,也不避嫌了,直接將她攬進懷裡,她不禁慌張了起來,「然,有、有人來了⋯⋯

「剛剛要掀了妖師本家的氣勢到哪去了?」相較於她的慌張,然反而心情好過頭地笑說,「這不正是個好機會嗎?」

什麼意思?

疑惑地仰起臉,辛西亞從這個角度,只看得見青年俐落的下顎線條,以及從胸膛傳出來的好聽聲音,隨著微微的震動傳進自己耳中。

 

——「也是時候,拿出首領的真本事了。」

 

 

§§§

 

 

「我覺得我害慘自己了。」撐著臉,冥玥深深覺得自己簡直自作自受。

 

雖然她只從然那邊得知「辛西亞不會再過去本家了」,但用膝蓋想都知道,好端端的兩個人一定發生了什麼事,乾脆利用然感冒加上處理族務的那幾天,讓兩個人好好談談。

結果這一談,竟然談到兩個人在一起,還談到其他分支都答應承認辛西亞自由出入本家的事——這跟承認一名精靈成為妖師首領夫人沒兩樣。

因此偶爾回到妖師本家晃晃的自己,就成了千燭光的亮晃晃電燈泡。

 

「不要這麼說嘛,」輕輕巧巧地繞到冥玥身後,辛西亞親暱地環住了她的肩膀,「不管怎麼樣,我都最喜歡小玥了。」

「是是是……」

生無可戀地附和著,她瞪了一旁悠哉喝茶的自家表哥一眼,「多虧然為了參加這一次的競技大賽還特地留級跟我們同一年,我的眼睛被荼毒的時間也變長了──」她秀眉一豎,「想到這件事,我就一肚子氣!」

「乓」的一聲,虧的是餐桌是實木打造的,還算結實,才沒被她打垮。

「不用擔心,」辛西亞輕笑了聲,知道她說的是弟弟被Atlantis選中的這件事,抱緊了對方,她垂下眼,低聲說道,「這是他必須要走的路,是在未來與『那個人』相遇的必要。」

 

如同她一直相信的,沒有誰會被落下,沒有誰注定是孤單的。

那個繼承了妖師強大力量的孩子也是一樣,這樣的一條道路,必定將他指引至「那個人」的身邊。

一如她與然。

「生氣也不是辦法,小玥,我們一起出去逛逛吧。」牽起冥玥的手,她走到然的身邊,在他耳邊低語幾聲,得到了對方溫柔的笑聲以及帶著寵溺的交代。

「只要小玥看好妳就可以。」

那樣子的溫柔笑顏,從他們相識的那一刻起,就一直都沒有變過。

「那麼,我們出門了。」她回過頭看向坐在椅子上叮嚀自己的妖師青年,笑靨如花。

「路上小心。」

 

墨黑的眼瞳、鴉羽般結成辮的黑髮,儘管代表著妖師的黑暗,在自己心中,竟是如此炫目,幾乎晃了她的眼。

 

「我們去去就回。」

 

更甚光明。

 

                                                                                                                  ─〈In  Pairs〉完─

----------------------------------------------------------------------------------
2010.01.10更新後記
這次的番外最難寫的部分,就是蠻多地方都必須要自己用掰的(欸
因為在原作裡,這一對從一剛開始出現的時候就是在一起的狀態,人物設定除了溫柔還加上一點腹黑之外⋯⋯還真的就沒有了(躺
所以除了然最後面講的那句話,是之前冥玥視角裡面出現的之外,真的全部都是我自己再另外設定,後來還發現有一個設定搞錯,只好整個大翻盤從頭到尾全都修一次(大哭
二創的無中生有真的比原創還要艱難,不能夠崩壞但是原作提供的就真的只有這麼一點點啊⋯⋯不要逼我QAQQQQQQQ(好了#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