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特傳/冰漾】Crystal Clear(萊莉)





※此篇為萊恩X莉莉亞
※2019.01.14已全篇釋出



------------------------------------------------------------------

  

 

作為秉持一貫硬漢作風的史凱爾家的長子,加上沒有妹妹只有弟弟的情況下,萊恩有一個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弱點。

 

「白袍需要知道這麼多做什麼?」

「我總有一天會是黑袍的!」

 

站在花叢後方,萊恩拎著一盒飯糰不知道該不該踏出去。

 

「是嗎?憑妳這樣?妳還是乖乖當妳的白袍吧,少來送死。」

「白袍又怎樣!我總有一天會超越你的,不要以為你多了不起,你不替我借大不了我找別人!反正我在你眼中也只是低賤的混血!」

 

原本只是想找個風景好氣氛佳的地方,吃喵喵特地幫自己做的飯糰,卻不小心目睹了兄妹吵架的全部。如果單純打架吵架,雙方不愉快地離去就算了;壞就壞在,那位哥哥打了妹妹一巴掌──

 

「啪!」

 

空氣為之凝結,少女卻沒像先前一樣還擊或是吐出更尖銳的話語,只是低下臉,長髮遮住了她的表情和腫起的側臉──即便是如此屈辱的情況,她卻仍挺直背脊,一如平時堅持的驕傲和硬氣。

「明天我會讓人將黑史帶給妳。」

那名黑袍離開之後,他以為莉莉亞也會跟著離開,正打算鬆一口氣,沒想到下一刻,少女跪了下來,嗚噎聲斷斷續續地傳過來。

 

一瞬間,不管面對多強的敵人都不曾退卻過的萊恩‧史凱爾,非常想要逃跑。

面對越強勁的敵人,他只會更加興奮與躍躍欲試,無論是怎樣的術法或是從未見過的攻擊,他從未害怕也從未退縮過,甚至能說是無所畏懼──

 

但他就是怕女孩子哭。

 

不管是柔弱抑或堅強的女子,只要一哭,無論是低聲啜泣還是嚎啕大哭,他就覺得腦門疼。

很想要當作自己沒來過一般離開現場,但是要是自己見死不救──沒錯,對喵喵來說,有傷就是傷患,拋下傷患就是見死不救──一定會被喵喵罵,也可能就此不幫自己做飯糰了──

 

「嗯……妳還好嗎?」

最後,他還是跟飯糰妥協了,還到一旁的噴水池洗了手帕帶過去,但自己的出現好像嚇了對方一跳。

「我、我沒事!」

很顯然的,少女並不想自己這個時候靠近,但來都來了,總不能半途而廢,這有違史凱爾家一貫的作風。

努力回想醫療班的好友平時都怎麼處理的,他蹲了下來,面對莉莉亞的退縮,他盡力釋出最大的善意。

 

「嗯……妳要吃飯糰嗎?」

好吃的飯糰恢復精神是最有效的,他將喵喵特製的飯糰放進對方懷裡──反正之後喵喵還會幫他做──還順帶將濕手帕敷在少女的側面,遮去紅腫的那一側,少女露出了原先清妍的面容。

感覺到底下僵了僵,他回想了下米可蕥平時都怎麼叮嚀病人的交代事項,依樣畫葫蘆。

「吃飯糰的話心情會變好……暫時幫妳消腫,要記得去醫療班,不然喵喵會生氣……」還會把人直接抓去醫療班,很可怕的,連他都不敢挑戰醫療班的底線。

 

交代完後,他就離開了,避免對方一直強撐著,兩人也尷尬。

當然,也是因為他還得去找喵喵給自己做新的飯糰才行。

 

沒離開太遠,靠近會場的地方,他沒找到喵喵,反而看見了班上的同學。

少年繞來繞去的,像在找什麼,連自己從他面前經過都沒注意到。

「你在找什麼?」

「哇啊!」

 

果真心不在焉,他一個大活人從眼前經過都沒看見。

完全沒發現根本是自己的問題,萊恩在心裡給褚冥漾貼上了「走路不看路」的標籤。

 

「你剛剛在找什麼?」

就算剛剛對方明明知道舞會沒飯糰,還問他為什麼不進去舞會的奇怪問題,基於同學愛,他覺得還是得先幫少年把問題解決了才能離開。

「喔,我在找個女同學,」褚明漾搔了搔頭,滿臉困擾,「剛剛有人跟我說應該是在花園這一帶,可是我在附近找了又一下子都沒看到,萊恩你知道嗎?」

基本上,除了行政人員之外,所有學生都因為董事的命令在舞會裡,對方八成要找的應該是落單的莉莉亞。

他點點頭,朝自己方才過來的方向指去,「在那邊。」

 

不知道對方吃了飯糰沒有,喵喵特製的飯糰可不是每次都能吃到的。

雖然有點後悔自己草率,直接給了整個盒子,但希望對方能吃到自己最愛的食物而打起精神的想法,肉痛感竟變得微不足道。

 

「喔,謝謝。」少年往前跑去,一邊回頭大喊,「對了,聽說等等還會上菜,你要不要再去看看有沒有飯團?」

 

點點頭表示自己聽見了,萊恩揮揮手也轉身離去,腦中卻突然很突兀地蹦出方才被手帕掩去腫脹的清妍臉龐。

揚起的秀眉和緊抿的唇,頰上帶著的淚痕以及眼睫上掛著的幾顆淚珠,不若他第一次對到對方時的咄咄逼人,老實說雖然他挺怕女孩子哭的,但在當下,他竟覺得順著下顎滑落的水珠有如水晶般澄澈,那樣帶著倔強的面容其實──

 

「……其實還滿可愛的。」真是,虧她哥哥打得下手啊。

 

搖搖頭,他決定還是去廚房找尋他的飯糰。

畢竟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看他的弟弟就知道了。

 

       
§§§

 

 

再次見到莉莉亞,老實說,萊恩都覺得少女的不幸已經可以跟他的同學並肩了。

因為他總覺得自己每次見到對方時,她都是帶傷的狀態,還一次比一次嚴重。

尤其聽說莉莉亞已經進出醫療班很多次時,他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

 

但讓他更覺得湊巧的是,每次見到對方,好死不死的,都遇到她在哭。

還都是自己帶著飯糰想要找個好地方的時候。

「……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莉莉亞手忙腳亂地遮著那張纏著繃帶的臉瞪著自己,除了下意識道歉之外,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少女又低下臉,連昔日的驕傲都捨棄了,直接在他這不過一面之緣的陌生人面前哭泣。

 

……要是這時歲在就好了,他一點都不擅長應付女孩子啊。

 

若在這時丟下人就跑實在不道德,他緩緩走了過去,在對方身邊蹲下,看著淚水從指縫間滑落,滴進水池裡,泛起一個又一個的漣漪。

張了張嘴,想要說些安慰的話,但腦中轉了一圈,覺得不管講什麼都只會更糟,他身上唯一能發揮用處的,大概只有懷裡的那盒飯糰了。

只要吃了美味的飯糰,不管什麼痛苦都能忘卻的!

 

想起上次整盒飯糰都貢獻出去的心痛,萊恩內心一邊天人交戰,一邊數了下盒子裡的飯糰數量……一、二、三、四,二二分,應該沒問題吧?

終於戰勝了內心的掙扎,他將懷裡的盒子拿出來,推了過去,擺在他倆中間。

少女總算停止哭泣,他鬆了一口氣,卻又因對方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又緊張了起來。

他趕緊掏出隨身的擦手紙。

「擦完才可以吃。」

「……」

莉莉亞咬住下唇,一雙眼睛紅得不像話,用著莫名其妙的眼神接過擦手紙,遲疑地以池水沾濕,將手擦了擦,卻仍狐疑地看著他。

同樣也將手擦乾淨,他指了指盒子,「挑一個吧。」

緊張地盯著莉莉亞遲疑了下,卻還是從盒子裡拿了一個飯糰的手,不是他最想要的限量版口味……心情放鬆不少,他趕緊將那個限量版的拿起來,咬了一口後,發現對方一點動靜也沒有,只是盯著水面。

飯糰就是要吃掉的,不然太浪費了!

「趕緊吃。」

聽到他的催促後,莉莉亞才小小地咬了一口飯糰,緩慢地咀嚼。

解決掉自己手上的之後,他又從盒子裡拿了一個,將自己很喜歡的那個口味留給了少女,「飯糰很好吃的,吃了心情就會變好……我推薦這個商店街的招牌。」

正好莉莉亞手上的那個也吃完了,拿起他推薦的那個口味,咬了一口後看了自己一眼,「……還可以。」

沒聽出少女口是心非的彆扭,聽見自己喜歡的招牌口味「還可以」,他有點遭受打擊地咬著飯糰,卻發現對方的動作速度比剛剛要快了一點,他輕輕笑了下。

 

不過,不哭了就好。

 

 

在那之後,一直到與鬼族的大戰結束,他才再次見到了莉莉亞。

由於受到毒素的侵蝕太嚴重,對方並沒有接到袍級相關的支援任務,因此毫不意外地,他陪同千冬歲探望同樣傷得嚴重的夏碎時,在隔壁廂房的門上看見了熟悉的名字。

 

莉莉亞‧辛德森。

 

從答應搭檔要陪對方一起來探望他哥時,就努力想著要怎麼避開許久沒有有效溝通的兄弟間尷尬的場面,他看著門上的那個名字,微微翹起了唇。

「歲,你跟夏碎學長好好談談吧,我去隔壁房間吃飯糰。」

也不管千冬歲有沒有聽見自己說話,扔下一句話,他帶著自己事先預備好的午餐,意思意思地敲了下門後,就直接進了隔壁。

「誰……!」

熟悉的情景,除卻身後是全白的醫療廂房而有些微的不同之外,他們倆個,真的總是處於一見面就大眼瞪小眼的狀態。

為了避免被醫療班當作騷擾病人的嫌疑犯,他立刻開口解釋,「我陪人來探病的,但覺得還是避開比較好⋯⋯」他舉起了手上的盒子,「我有帶飯糰,要吃嗎?」

 即使莉莉亞一臉「你這傢伙有病嗎」,但既然沒有反對意見,他也就很順理成章地坐在專門為探病的人準備的椅子上,打開盒子,慣例掏出了擦手紙和一個飯糰──作為之後陪人探病時能夠躲來這邊的賄賂。

 

「今日的推薦是商店街飯糰店的限量玉子燒口味。」

 ⋯⋯

在這之後,除卻陪歲來醫療班,有事沒事,帶著飯糰去探望莉莉亞已經成為了他的習慣。

雖然風景沒什麼好看,都是清一色的白,但論清淨度跟乾淨度,以及因為喵喵知道之後,答應天天替自己做特製飯糰,還加了要給少女的份,莉莉亞的病房已經成為他吃飯糰的首選地點。

 

「你會不會太閒了一點?本小姐不缺人沒事過來吃午餐。」

對於少女的彆扭言行完全不起到任何的殺傷力,他只是慢吞吞地看了對方一眼,「沒吃飯才會火氣大。」

言下之意就是快點吃飯,天大地大飯糰最大。

 

「那個……千冬歲他哥現在有好一點嗎?」顯然不太習慣完全的沉默,莉莉亞顯得有點尷尬。

他想了想,「昨天回去時候,歲很高興地說他跟他哥聊上了兩三句話,也問到對方喜歡什麼樣子的食物,估計今天回去應該會說更多吧。」當然,他沒說的是,搭檔的兄控程度應該也會跟著蹭蹭蹭往上漲。

「喔。」

面對再度的寂靜,相較於少女的尷尬,萊恩其實頗為滿意。

 

很好。

寢不言,食不語,這才是對飯糰最大的敬意。

「等等,」在他離開之前,莉莉亞叫住了自己,從床頭旁的水晶花束中抽出了一朵,「這個聽說是很貴的藥材,給你吧,吃你那麼多次的飯糰,等出院之後換我請客,不然會被別人笑說本大小姐連回禮都不會。」

 

接過水晶花朵,他看了看對方泛紅的雙頰,要是現在笑出來一定會被揍的,說不定還會從此被禁止進出;為了避免變成「唯病菌與萊恩‧史凱爾不得進入」的慘狀,他很識相地不讓自己笑出來,即便再怎麼覺得對方實在是彆扭得可愛。

她真的只是任性了一點、驕傲了一點,並非泯滅良善,只是放不下面子而已。

 

從她各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動和關心就知道了。

不管是對於千冬歲兄弟倆,還是對漾漾以及冰炎殿下的事情……

 

對方與褚冥漾之前的對話,是自己要來吃飯前不小心聽到的,但若要說他偷聽就太冤枉了,他一個大活人就站在門口,都沒人發現,怪他囉?

然而他的這番辯解,完全不被少女所信,辯解無效。

不過,經歷過多次越解釋越糟糕的情況下,他只能說「沉默是金」果然有其道理存在。

 

他發誓,他只是突然聯想到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你跟孕婦喜歡的口味很搭……」

「萊恩史凱爾,你給我死出去啦!」

 

又說錯話了。

抱著砸到自己身上的枕頭,萊恩抓抓頭髮,無視其他醫療人員看著自己被轟出廂房的狐疑注視,若無其事地站了起來。

「那我走了……」

「給我滾──你才孕婦你全家都孕婦!」

沒注意到對方怎麼會褚冥漾式的吐槽,他一手拎著空盒子,一手拿著花,一如平時默默離開,唯一不同的,是他連自己都沒發現的,微微泛紅的耳根。

當然,這時候的他還不曉得,下午又帶著花重返廂房,只是想問問能不能拿來做成飯糰餡的自己,又會在無意中惹惱莉莉亞,並且受到枕頭的第二次攻擊。

就跟當初假藉為了史凱爾家名譽,實則將少女從心情很不好的搭檔身邊引開的他,怎麼樣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覺得對方彆扭得可愛的一天一樣。

怎樣都是始料未及。

 

 

§§§

 

 

「莉莉亞……妳很高興。」

萊恩看著手提餐籃與自己一起前往聚會的莉莉亞,沒了她平時愛板起臉掩飾自己情緒的模樣,彎起的紅唇與飛揚的秀眉再再都顯示少女的好心情。

因為今天是那兩人啟程的日子。

 

「我、我哪有!」

真的是說變臉就變臉,即便就他看來,那跟小貓的撓爪子沒什麼兩樣。

「妳說沒有就沒有,」他非常識相地見風轉舵,「嗯……謝謝妳的飯糰。」

聽喵喵說,讚美和感謝是最好的話語,絕對不會讓人生氣,聽好友說,莉莉亞這次特地做了飯糰給自己,這時表示感謝應該就沒錯了吧——

 

「我……我才沒有特地為你做飯糰!你不要誤會了!」

 

⋯⋯不對嗎?

好友的建議竟然在此時失靈,他開始回頭檢視自己講的每一個字,卻同時注意到少女漲紅的雙頰,以及輕輕咬著的下唇。

的確,喵喵還曾經說過,女孩子的臉皮是很薄的。

「嗯……我喜歡鮪魚的。」得寸進尺地,他點起了菜單,「以後還能再幫我做嗎?」

⋯⋯」斜睨了他一眼,莉莉亞哼了聲,「本小姐考慮考慮。」

「欸⋯⋯

沒再理會他,少女很乾脆地將他扔下,提著籃子跑進前方的女孩子堆裡,那樣映著陽光的身影,讓萊恩瞇起了眼。

不得不說,他真的非常怕女孩子哭,尤其是那張充滿傲氣的清妍面容,總是在兩人碰面時,一次比一次哭得還要慘,幾乎要讓他以為,自己真的這麼討人厭。

不過至少這一次,她沒有再哭了,而是帶著她臉上殘留的傷痕以及驕傲,繼續往前走。

果然──

將兩人距離拉開的同時,莉莉亞回頭看了他一眼,勾起唇角的瞬間,神采飛揚得使人想起那一天,少女遞給自己的水晶花朵。

既透明澄澈,又香氣逼人,以及陽光折射其中的耀眼。

 

為了看清那樣一閃而過的笑顏,萊恩撩起散亂一片遮住視線的瀏海,露出了那張刀刻般的面容,一雙灰藍色的眼睛以及微微翹起的唇角。

 

──不哭了,果然才是最可愛的。

 

 

 

                                                                                                         ─〈Crystal  Clear〉完─

 --------------------------------------------------------

不知道為啥,寫萊莉這篇的速度跟我當初寫莉莉亞視角一樣快wwwwwwww

老實說還滿愉快的wwwwww

----------------------------------------------------------------------
2019.01.14更新後記
這篇也是對照莉莉亞視角看的,那時明明要先寫然辛,結果一卡稿就開始寫萊莉,簡直就是比照班六的速度速速完稿XD
這篇的頗受好評讓我有點訝異,但大概就是這種小小的彆扭個性,寫起來的情緒起伏更容易有血有肉,嘿還表示簡直傲嬌萌XDD
而且萊恩還被我莫名其妙寫得超級帥……到底花黑噴(沉思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