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ACCA新刊試閱】在巴頓街頭繚繞的煙(尼吉



※此為2018/3/24 ACCAonly的新刊試閱,到12月場為止,預計釋出六篇短篇試閱(全釋出
※請務必照貼文順序看
※新刊預購進行中→【ICE5/ACCA13區監察課 尼吉】《Tea For Two》預購表單(5/20截止)

-----------------------------------------------------------------------

        





                     望著遠處的天空,吉恩‧奧塔斯深吸了一口氣。

 

尼古丁的氣味充斥肺部,將手移開的同時,他抬起頭看著隨著呼吸而向上攀升的裊裊青煙,縹緲地旋繞上升、蜿蜒繚繞……直到融入空氣中,再也看不見。

食指點了點手中的香菸,灰燼緩緩飄落在人行道的地磚上,與灰塵融為一體,吉恩的視線依舊沒有移開,定定地望著藍天。

 

若是晴朗的好天氣,巴頓的天空便會是湛藍色的。

並非純粹的澄澈,雲層之上的藍色像是混入了淡墨般,有些深沉,卻依然看得出原本的美麗色澤,就跟那個人的眼睛一樣。

混入了更多他不曉得的東西,一點都不污濁、卻也非乾淨的,美麗的深藍色。

 

「吉恩?」

 

低沉轟隆的摩托車聲響、及熟悉到幾乎是烙在他腦中的嗓音從他的身後響起,一如往常那人出現在他身邊的開頭。

沒有回頭,他只是將菸咬回了嘴裡,唇角微微彎起。

 

 

 

 

 

ACCA監察課裡,不知道是從什麼開始,時不時就能看見在某處的裊裊輕煙。

這不算稀鬆平常的事,因為在這個菸被課高額稅金,甚至已經成為奢侈品的國家,能抽得起菸的,只有上流階層或是達官貴人;而ACCA監察課雖說是上層機關,薪水卻比支部更少,完全坐實了吃不飽也餓不死的公務人員名銜。

 

「我說啊。」

「嗯?」停下了點菸的動作,吉恩咬著菸看向眼前的友人,酡紅的雙頰以及帶有倦意的眼睛,讓這個平時看起來就不怎麼精明的監察課副課長幾乎像個少年一樣,愣愣呆呆的。

面對青年的困惑眼神,尼諾只是拿走對方手中的打火機,並且有如做了上千次般熟練地握住對方的指尖,輕輕摩娑上頭的薄繭,低下眼。

「老實說,我還真不曉得你什麼時候開始抽菸的。」

「喔?」仍帶著些許睏意,青年反而笑開了,一如他平時的淡然。

也不急著將打火機拿回來,吉恩任由友人握著自己的手,另一支空著的手將嘴裡咬著的菸拿了下來,夾在指間把玩,「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一直看著我的尼諾先生。」

被這麼一調侃,尼諾也不尷尬,反而輕笑了起來,「我也不是隨時隨地像背後靈一樣啊。」

 

即便藉著無數名義在對方身邊出沒,他也不可能時時刻刻跟著,等到某次他與吉恩再次碰面時,那個剛上任監察課副課長的青年在他身邊點菸的動作,已是如重複了許多遍般熟練。

『這麼快就習慣了?』

他指指對方的手上,同時指的也是關於升遷的事。

就如前任副課長所說,吉恩天生就適合這個職位,不需要對十三區無比熟悉,也不需要太過幹練,該糊塗時糊塗,該精明時精明;沒有過多的固執和死守規矩,就像水一樣,遇圓則圓,遇方則方。

能夠這麼快就拿到了作為福利的菸,就是屬於他的本事。

『這個嘛⋯⋯』嘴裡咬著菸,讓他的聲音有些含糊不清,『比想像還要好上手……哪?』

遞到尼諾面前的小盒子,不是金屬的菸盒,而是一個巴掌大的深色紙盒,在邊界處用白墨印上了花體字。

『土產。』

『謝了。』不用打開盒子,尼諾也能知道裡頭裝了什麼,那間店可以說是克羅蕾最有名的老店,位處小巷弄裡,招牌也不顯眼,不是熟客還真難以找到。

幾年這樣過下來,那名青年總會在巡視各地時,盡職地替他的同事帶回各種土產,當然也不會忘了他與蘿塔的;或許是他自我感覺良好吧,每次對方替他帶回的東西,總是格外地別出心裁,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他總是能在自己錯開的空檔,從不知道哪裡帶回專門給他的禮物。

就如同對方三十年來都未曾發現自己的視線一般,在這幾十年的歲月裡,他也覺得自己並未完全了解吉恩。

比如……

 

「我比較好奇的是,你能夠忍耐幾天?」

吉恩抽菸的量,有時會讓人以為他是個老菸槍,有時卻又會讓人以為他完全不碰;他能夠一天抽上五六根,也能兩三天完全禁菸,若非指頭上長時間染上的菸草味,說不定還真會被他蒙騙過去。

「嗯……」想了想,青年顯得有些昏昏欲睡,「沒測試過,最長的一次大概是某個冬天下大雪,不想出門菸又抽完了的時候……」

「多久?一個禮拜?」

「三天。」乾脆將手上的菸放回盒子裡,吉恩淡淡地說道,因為第四天後,就有住戶親自帶著盒菸到家裡來。

不過,若不是尼諾這麼問自己,吉恩其實也沒想過這件事,畢竟抽菸對他來說,與其說是上癮,倒不如說像是習慣一樣。

他想事情時喜歡來上一根,應付上司也很好用,甚至要拿來迴避眾人時,也是百試百靈,一個不小心,一天內可能會抽掉半包;但若是突然沒有了,也不會覺得特別難受。

 

喀答一聲將酒杯放回桌上,眼前的青年不著痕跡地將啤酒再次斟滿的舉動,讓他不由自主笑了出來。

 

這一點,倒是跟他與尼諾挺像。

 

「你會想回道瓦嗎?」

望進那雙有如巴頓的天空般深藍的眼眸中,吉恩微微地彎起嘴角,眼神因為醉意而迷濛,充滿笑意地看著惡友愣怔的表情。

「……這我倒是沒有想過。」

回道瓦?這對三十年前的自己,或許答案是肯定的;但對現在的自己來說,他想也沒有想過自己離開這個待了三十年的地方,更正確地說,他想也沒想過要離開這個有著金髮青年的所在。

看見青年眼中的調侃,尼諾也不由失笑,「我並沒想過離開巴頓。」同樣的,我也不想離開你。

抬起頭看向眼前的人,吉恩輕輕地應了聲,「嗯。」

在十三區裡,不管是他還是蘿塔,最喜歡的永遠是他們生活的巴頓區,以及……

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對方的言外之意,吉恩笑得眼都彎了起來,有如年少時候,純真美好。

 

「我也是。」

 

 

 

 

走出酒吧,靠在街道旁的欄杆上,微涼的晚風將腦中的混沌吹散了些,也讓臉上的潮紅消退了些,微亂的髮絲拂過臉上,有些癢。

微微撇過頭,尼諾黑色的高領毛衣及牛仔褲,以及他深藍色的髮幾乎要與巴頓的夜色融為一體,黑與藍的色調與這樣模糊的邊界顯得既冰冷又溫柔。

「之前不曾經問過我嗎?為什麼不乾脆辭職這個問題。」

「是啊……怎麼了?」尼諾也記得,這個問題當時並沒有答案,也是因為他認為沒有什麼追究的必要性。

「我剛剛,突然想到答案了。」

吉恩將方才沒點著的煙再度放進嘴裡,啪擦一聲,菸頭的火光成了黑夜中比昏黃的路燈更為顯眼的存在,映著他的一頭金髮,一明一滅地閃著。

吐出一口煙,吉恩背靠著欄杆,微微偏著頭,瞄向眼前總是一副從容樣子的惡友。

「因為我要是辭職了,我就再也無法在巴頓以外的地方碰見你了。」

 

尼諾微微瞠大眼,為了那個自己從來沒想過的答案。

或許是因為青年在自己面前總是這樣淡然,唯一一次看到對方大驚失色的神情,還是在自己受傷的那一次,他看著對方輕輕勾起唇角,「即使知道你總會回到巴頓,但我不習慣等待。」

他們兩人在一起時,總是能天南地北說個不停,彷彿沒有止盡;但分開並不會感到特別難受,反而讓人開始期待下一次的會面。

每次的會面,他倆總是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不知道誰起的頭,不一定要有答案也不一定要接話,就連靜默都是這麼地舒服。

甚至有時候,他會想,這個人怎麼就這麼了解自己呢?待在對方身邊,連呼吸都是這樣自然,彷彿他從一出生就認識對方到現在,雖然就事實來說,也的確如此。

他不要等待,寧可到處出差,就為了對方隨時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可能性。

 

「而且──」

頓了頓,吉恩晃了下指間夾著的香煙,「要是我辭職了,這麼好的菸大概就拿不到了。」

望著那雙天空藍的眼睛,尼諾心下了然,卻發出了喟嘆似的笑。

吉恩,果然就是吉恩,不愧是在自己生命中,幾乎占據全部的青年。

 

朝對方靠了過去,將手搭在青年的肩上,尼諾輕輕地笑了起來,「這麼一說,你還是繼續當副課長好了,我一個窮記者可能養不起你。」

「哈哈哈你還想養我嗎……」

 

深夜的酒吧一反夜晚的寧靜,依舊喧囂;吵雜的人聲、歌聲、酒杯碰撞的清脆聲響,隨著離喧鬧越來越遠,彼此間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除了惡友彼此之間的調侃外,還參雜著兩人的笑聲與偶爾的打鬧,在這巴頓的夜裡、在這熟悉的街頭,兩人行經的地方,都帶過了一縷香菸的輕煙,淡白色的菸霧纏繞著,在這夜色中格外顯眼。

 

一如他們之間,繚繞不去。



-fin-





--------------------------------------------------------------------------------------------------------------------

日安,這裡是不知道甚麼叫作不做就不會死的小鳥乾藍QvQ

這次ACCA的新刊真的完全是意外和衝動,請相信我......QDQQQ(誰信#

總計14篇都是屬於小短篇路線,以尼吉為主,其它CP為輔,都會在前面避雷,請安心食用OwO


以上。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