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ACCA新刊試閱】出身道瓦的藍髮侍衛(尼吉









※此為2018/3/24 ACCAonly的新刊試閱,到12月場為止,預計釋出六篇短篇試閱(全釋出
※請務必照貼文順序看
※新刊預購進行中→【ICE5/ACCA13區監察課 尼吉】《Tea For Two》預購表單(5/20截止)



-----------------------------------------------------------------------

 

我們的王子,父親和他總是這麼稱呼著那名金髮少年。

 

父親效忠「老爺」,「老爺」效忠王族,所以當然父親也等同於效忠著整個王族。

但並不代表他也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鞠躬盡瘁的父親,而非那位「王子」以及他的家人。

「老爺」清楚,他自己也清楚,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別再這樣了,尼諾。』

『你的人生不是為了道瓦家而存在的。』

『我和蘿塔都不願意見到這樣的你。』

 

沒有大吼也沒有任何動作,但比以往還要激動的聲音,即使只有細微的變化,卻足以讓他感覺到吉恩的憤怒與傷心。

躺在病床上,為了不要讓氧氣罩擋住自己的聲音,他拿了下來,藉著門外微弱光線想要看清對方的輪廓。

他能理解為何吉恩會這麼生氣,畢竟若說是他的職責,就彷彿將他們十五年的情誼全歸為職責一樣。

但是啊,吉恩……

 

『我是憑藉著自己的意願去做的。』

 

就連將你放在我的心裡這件事,也是我自己的意願。

 

 

 

 

四十年,在人的一生中,幾乎占據了一大部分的時間。

過了這麼久,尼諾早已忘記,自己到底為什麼喜歡上巧克力;就如同他也無法想起,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就這樣將那名金髮青年不只是放進自己的心裡,甚至已經融為他的骨與血。

 

『尼諾,你看,那是我們的王子。』

 

我們的王子。

看著在公園邁開腿,揮舞著小手小腳到處奔跑的男孩,尼諾覺得自己簡直跟在後頭追著的男孩的爸爸一樣提心吊膽的,就怕他一個不小心跌個狗吃屎。

即使如此,從出生開始便在相片中漸漸長大的男孩真實出現在自己眼前,還是讓他有種「終於見到了啊」的感慨。

 

「唉哟!」

好的不靈壞的靈,腳一拐,小小的身軀撲倒在草皮上,身後的大人趕緊上前,而他也拉住了差一點衝出去的自家父親,這種情況下,要是一個隨身攜帶相機的陌生人突然上前關心,有可能暴露身分不說,鐵定還會被當作可疑人等。

「應該沒事,不用擔心。」看小男孩爬起來後還能到處跑,尼諾下了判斷,確定父親冷靜下來了之後才鬆開手。

「唉呀──」感慨了聲,父親不忘將相機拿起來拍了幾張照片,「尼諾真是太可靠了,爸爸我無法想像要是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哪──」

微微一笑,他不置可否,「公主他們要離開了。」

「好──那我們也準備回去吧──」

 

父親不可能隨時跟著,因此,放學後他總會習慣性地跑到公園,查看是否有那幾個熟悉的身影:若是沒有,他便會準時回家;若是有,他便待到對方離開後才跟著離去,那天晚上,父親會特別開心。

 

不過有的時候,或許是因為他太過淡然,反而讓父親擔心了起來。

『尼諾……你會覺得爸爸不關心你嗎?』在他寫回家作業的時候,正在整理相片的父親突然湊了過來。

他反倒有些不明白地眨了眨眼,『還好,畢竟這是工作嘛,能夠跟爸爸在一起就好。』

 

是的,在他眼中,父親對公主一家,包括對那名小王子的關心,都是因為「職責」。

就連他以「同學」的身分戴上平光眼鏡、帶著相機到吉恩身邊,看進那雙天空藍的眼睛的當下,他也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職責」。

但他無法否認的是,那雙眼睛竟比從相片中看到的還要美麗,就像他僅存的童年記憶中,道瓦的天空放晴時的樣子。

 

『因為你很難接近吧。』

放下啤酒杯,吉恩有些懷念地說著。

『是嗎?』尼諾歪了歪頭,因為就如對方所說,自己沒什麼除了吉恩以外的友人,當然也沒人跟他說這件事。

『高中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是這副模樣了,』青年微微闔上眼,『和周圍格格不入。』

『要這麼說,你也差不多,拒人於千里之外。』笑了聲,學生時期的吉恩與其說是耍孤僻,倒不如說是沒有人能夠進到他的圈子裡。

聽到他這麼說,吉恩沒生氣,反倒有些認同。

 

──『因為我們身上有些東西很相似,所以才性情相合吧。』

 

或許吉恩是下意識說出這句話的,尼諾卻很清楚原因何在。

他們都同樣與這個異鄉格格不入,也同樣隨著時間將他鄉當成了故鄉。

即便他們兩人都已不再是王子與侍從的身分,但吉恩依舊是他的「王子殿下」,而他也依舊是對方最忠誠的「侍衛」。

 

『尼諾,我出差的這段時間,你陪蘿塔吃飯吧,』仰起下巴,微微閉著眼,或許那就叫天生的傲氣,使喚起人來一點障礙也沒有,『每天。』

但有些人,就算任性起來,也是這麼討人喜歡;至少他敢保證,吉恩一定比那位笨蛋王子還要討人喜歡。

『是是。』歛下眼,他不由自主地笑出了聲。

 

這是他的「責任」,不管是陪在對方身邊,還是為對方承擔一切。

無論何時何地。

 

「也就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感覺得到你其實也是個王子這件事,」從一旁緩步踱向吉恩,尼諾放下從不離身的相機,一臉玩味地看著他身上的衣服,「雖然已經被除籍了。」

「……啊?」拉長了尾音,吉恩略顯不自在,「你陪我來是專門來找碴的嗎?」

若不是國王希望他能換上王族的衣服讓他看看,他原本還希望能夠直接穿ACCA的制服。

斜睨著接受自己的請託陪同前來的青年,但他並不曉得這副樣子,完全無法在尼諾眼中營造出任何震懾,反而像隻張牙舞爪的小貓,讓對方不禁莞爾,「抱歉抱歉……」

 

與吉恩並肩同行,前頭由侍衛長領著他們向王宮深處走去,偌大的走廊使得腳步聲顯得格外清晰,即便小聲說話也帶著回音般聽得清清楚楚。

「好慢!」

在門前等著他們的是施萬王子與他的隨身侍衛,施萬依舊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與他相比,這時輕笑著的吉恩反而顯得太過游刃有餘,「久等了。」

「……趕緊進去吧,閒雜人等在外面等著。」好歹是自己的表哥,還承過對方的人情,施萬的臉色也不好那麼難看,緩了緩,推開門讓他進去,「爺爺在裡面。」

「好的。」

 

作為「閒雜人等」,尼諾當然也跟瑪吉一起待在外頭,侍衛長交代了下就離開了,兩人便守在門外各自發呆。

尼諾看著眼前的王宮殿內,若不是這次國王召見吉恩,他也沒想到自己會在除了工作以外的時間,再次踏進這裡。

 

「你喜歡吐司嗎?」

突如其來的發言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尼諾愣了下,他沒想到這位看似沉默的侍衛會與自己搭話,還是從食物開頭。

「吉恩的話,他很喜歡。」他自己則是不討厭,除卻巧克力跟蘋果蛋糕以外的東西,都只能排到第二名以後。

「王子……施萬王子倒是不太喜歡,明明烤吐司、蜂蜜吐司、奶油土司都是不一樣的東西……」

……但它們的本體都是一樣的吧?

「或許他更喜歡別的?」

「不!烤吐司是這世界上最美味的麵包,一定是我不夠努力,我必須讓王子知道吐司的美好……」

啊,那你好好加油吧。

 

原本以為對王子討厭吐司的怨言碎念會持續好一段時間,對方卻抱怨了幾句後就繼續保持沉默,尼諾悄悄鬆了一口氣。

然而,他剛放心沒多久──

 

「吉恩先生會有起床氣嗎?」

咦?

這種部下們互相交流的對話氣氛,反而讓尼諾一時措手不及,「……還好?」

吉恩要是睡眠不足或是隔天宿醉──身為罪魁禍首的人毫無愧疚之心地想道──頂多是話變得更少,行動比平時更懶洋洋,若是可以,他反倒還想看看對方起床氣的樣子。

「是嗎……」沒什麼表情的臉配上沒什麼起伏的語氣,談論卻是充滿怨嘆的內容,讓尼諾有點錯亂,「如果吉恩先生有就好了,這樣我就能請教一下您平時都怎麼處理的……」

姑且不論對方的煩惱,這麼一提,尼諾反而想問對方怎麼會以為自己是負責教吉恩起床的。

「吉恩先生挑食嗎?」還沒等他想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發問。

想了想,「雖然他特別喜歡草莓,但要是挑食的話會被蘿塔罵的。」

「啊,這個有效……問題是沒有人敢罵王子……」

不,我覺得如果是你的話說不定沒問題。

 

不好意思打斷對方怨念深重的低語,尼諾只能努力別讓自己心裡的吐槽不小心跑出來,卻暗自覺得有趣。

明明只是隨身的侍衛,氣勢卻時常凌駕於那個笨蛋王子之上;儘管如此,這麼些大逆不道的舉動與發言,他竟沒被撤掉,還能好好地站在這裡與自己說話……

 

眼見時間也差不多,裡面的人也該出來了,尼諾只能打斷對方,「他們應該差不多要出來了。」

「會客時間是一個小時,的確是差不多了,得提醒他們一下。」掏出懷錶,對方看了看,抬起頭對他點了點頭,「今天很愉快,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和您聊聊。」

尼諾不禁有些失笑,「我可不是貼身侍衛喔?幫得上忙嗎?」

敲了敲門,對方回過頭來,不帶驚訝地微笑了笑。

 

──「因為您是吉恩先生最親近的人,不是嗎?」

 

 

 

 

直到回程的路上,尼諾始終不發一語,腦子裡全是那名近衛與自己的對話。

 

他一直都把陪伴在吉恩身邊這件事當作自己的「職責」,在弗羅旺中彈的那一次,也只是更加確定了他的「職責」所在。

然而,他一直認為自己只是單純的心甘情願,但原來在他沒有注意到的時候,這個責任已經不再是責任了嗎?

 

『畢竟我的職責,就是在一旁靜靜地守護你。』

『僅僅是守護嗎?』

 

原來在那個時候,吉恩早就看穿一切,只有他自己不自知嗎?

 

他不是吉恩的貼身侍衛,卻比侍衛更加親近。

他以友人自居,卻在不知不覺中,跨越了那道防線。

 

『既然這樣,就不要再說「不可以開心」這樣的話了。』

『我一直很開心,現在也是。』

 

托著下巴,尼諾看向窗外,調整了下坐姿,他下意識地攬過吉恩的肩膀,讓青年靠著自己好睡一點──過了好一陣子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

低下頭,他將臉頰輕輕貼在青年的頭頂,靜靜聽著對方平穩的呼吸。

 

「原來,真正的笨蛋是我啊。」

 

輕笑起來,小小的震動讓靠在他肩上的金髮青年微微睜開了眼,「尼諾?」

「沒事,」輕拍著對方的背脊,他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輕鬆自在,「我只是覺得,我很開心。」

「是嗎?」笑了聲,吉恩也再度闔上眼,「那就一直開心下去吧。」

閉上了眼,藍髮青年嘴角的笑意,遲遲沒有斂去。

 

「遵命。」

我的王子殿下。

 

 

-Fin-

 

 

 

要說的話,這次的短篇集結可以說是我有史以來寫得最零碎的一次。

無法單篇就說完所有的事情,需要全部看完,才能拼湊出全貌,也是我這次做死出新刊的用意QWQ(

下一篇是王子和瑪奇……!(不負責任預告(#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