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ACCA新刊試閱】前往斯維茨,王子出訪(瑪施











※此為2018/3/24 ACCAonly的新刊試閱,到12月場為止,預計釋出六篇短篇試閱(全釋出
※請務必照貼文順序看
※新刊預購進行中→【ICE5/ACCA13區監察課 尼吉】《Tea For Two》預購表單(5/20截止)

※此為瑪吉X施萬(王子)






-----------------------------------------------------------------------




早安,我是瑪奇,是施萬王子的貼身侍衛。

昨天見到了吉恩先生和他的「侍衛」,對方是一個比想像中還要可靠的人,也很穩重,他的侍衛也似乎不用煩惱什麼事情,不曉得是因為訓練有素還是個性使然。

如果王子也能多多少少向吉恩學習一下就好了。

不知道我到底還要多久才不用像對待小孩子一樣對待——

 

「滴滴滴⋯⋯

淡藍色的眼珠子從眼前的日記本移往身旁的時鐘,早上七點,該去叫王子起床了。

從早上五點起床便打理好身上的裝扮,只要闔上日記本,撫平衣襬因為坐在桌子前寫字太久的痕跡,便能立刻到王子的寢室。

 

「叩叩。」

雖然知道自己敲門也不會有人聽得見,他還是禮貌且象徵性地敲了兩下,便推門走了進去。

身為王子的貼身侍衛,每天早上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叫王子起床。

「王子,早安。」

如果就只是這四個字能夠叫醒對方的話,他也不需要去詢問別人到底該怎麼叫自己的主子起來了。

這件事看似簡單,但當對方在無數聲的叫喚之後,頂多只會動動眼皮和翻動身子,在不能爆打對方的情況之下,執行任務的難度便會增高,因此──

「王子,今天您還要到斯維茨出訪,必須趕緊起來。」

話一結束,維持一號表情的貼身侍衛,手一抖掀起了床單,在物體滾落床底的同時聽到了預料之中的慘叫。

「瑪吉你這渾蛋在做什麼──」

「早安,今天的行程是八點半出發,預計九點半到達斯維茨,主要的行程為……」

「我問你在做什麼──!」

 

貼身侍衛的第二件事情,處理王子的起床氣。

 

「我知道了,待會早餐時間再與您匯報吧。」輕聲嘆了口氣──雖然因為表情沒怎麼變化,常讓人分不清是吐氣還是嘆氣──瑪吉只能闔起手中記事的小本子,走到衣櫃旁取出王子的衣服,準備替對方著裝。

原先這是侍女們的工作,他只需要拿起手搖鈴呼喚她們來,自己到門外等待就可以了,但由於某一次在外,只能他自己動手之後,王子就以手搖鈴太吵,以及侍女們太粗魯為由,之後都讓自己來更衣。

大概也曉得今天有大事,王子也沒怎麼折騰,哼了聲便站起來,「快點。」

「是。」

替對方將襯衫、外衣、領結、褲子一件件穿戴好,瑪吉始終不發一語,但他心裡清楚當自己低頭時,王子殿下大概又在時不時地瞥著自己。

 

而事實證明,他猜對了。

 

正所謂平常不怎麼發火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每次對方像現在這樣不發一語的時候,饒是受到萬千寵愛的王子也常心裡發虛。

施萬瞥向一旁替自己著裝的傢伙,淡藍色的髮絲微微晃動,晃得他渾身不自在,在最後的領結綁好的時候立刻退開,「好了──!」

「但是領結還沒整理好……」

「這樣就夠了!」

 

望著王子不自在地轉身就走,瑪吉心裡的小本子劃掉了下一項事項:在早餐前替王子換好今天最順他眼的衣服。

 

 

 

 

扣除掉早餐時,王子依舊對吐司深表不滿而大發脾氣外──而他也依舊沒有撤換掉,努力讓王子感受到吐司的美好──一切都還算順利,真的,扣除掉摔碎了的一只杯子、甩掉的一根叉子外,王子將土司吃掉並且準時搭上車這樣的情況,跟以前的規模比起來完全不算什麼,某種程度上他還是頗為欣慰的。

 

「今天早上的行程是與區長會面,參加就職典禮,中午用餐……之後再巡視一下後,預計下午四點出發回道瓦。」

喀啦喀拉,喀啦喀拉,到了斯維茨邊界後依舊得換馬車,即便陣仗比一般人要大,內部也較一般馬車舒服得多,不斷的震動和顛簸依然不能避免,這也造成王子的臉色不是太好看。

「為什麼不能叫他們自己辦一辦,非得本王子親自跑來?」

「因為您是下一任的國王。」

挑起眉毛,「既然如此,還要如此尊貴的我親自到?」

眼睛眨都沒眨一下,瑪吉坐在對面,無視其他坐立難安的近衛,面不改色地繼續陳述事實,「雖然平時都是由監察課向上匯報,但畢竟議員就任這種事情,還是必須王室的人出席才行。」

「哼……」

如他所想的一樣,王子只是抗議了聲後就轉頭看著窗外,瑪吉微微一笑。

 

施萬王子就是這樣,只要你有本事說服得了他,還是聽得懂人話的,當然前提是不能拆了他的台的情況下,否則事情將會一發不可收拾──因此侍衛長常說他哄王子跟哄孩子似的。

當然,這也算在每日的例行事項第六項中。

 

施萬轉過頭後便沒再說一句話,並非完全沒有牢騷,而是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住了。

與道瓦相似的石磚街道,感覺卻更加古樸與老舊;經過的人民所穿著的衣飾樣式甚至比道瓦都要舊,整個斯維茨的時間就像停滯了一般,並沒有隨著其他區一起前進變化。

 

「今天有客人?」

「不知道會帶來什麼新東西……」

「如果能再帶一些東西就好了……」

 

為了安全的問題,王族的人除了必要的出席之外是極少到其他區的,不過斯維茨的封閉他還是了解的,只是沒想到在這個剛開始與外界流通的的區域,物品以及訊息的閉塞竟然還是到了這種程度。

撐著臉,也不管到底會不會在臉上留下紅印子,施萬聽著從馬車窗外掠過的交談聲,目光從民眾的臉上掃過,不發一語。

 

 

『今日非常榮幸的,王子也蒞臨於此⋯⋯

到了會場,慣例的開頭與好一頓逢迎拍馬結束後,施萬走上前,看著眼前的民眾。

他不是沒有經歷過大陣仗,ACCA一百週年的那一次,堪說是他這輩子遇過最驚險的情況,與那次一比,這次不過是個就職典禮。

然而,與一百週年那一次不同的,是他與民眾們的距離。

這個舞台不大,甚至可以說就是一座用木板搭起來的講台,民眾圍在底下,他語他們的距離,近到可以看清楚每一個人的表情,以及聽見他們所說的每句話。

 

「是王子啊!」

「王族的人都長得那麼好看嗎?」

「不過就是個孩子……」

「王子真的好年輕啊!」

 

好近。

 

不管是稱讚的話還是帶著貶意的話,都能夠聽得見;無論是女人小孩還是男人們,臉上的表情全都一覽無遺。

那傢伙……與這些人的距離,原來一直都是這麼近的嗎?

想到那張每次見到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淡然樣子的臉,他握緊了拳頭,卻理不清自己心裡那股不甘心的較勁心情從何而來。

 

深深吸了口氣,施萬往前一望,張口開始了他的開場白。

 

「日安,各位。」

 

 

 

 

「瑪吉。」

「是。」

 

「瑪吉。」

「是?」

 

「瑪吉──」

「是的……請問怎麼了嗎?」

要是平時的話,王子坐在窗邊發呆十個小時——雖然一般而言,除非是下午茶時間,否則對方大概坐在椅子上兩個小時就已經是極限了——他也不會管對方到底要在那邊生根還是發芽,但由於這是王子在叫了自己之後又遲遲不說話的第十次,情況就不是很對勁了。

施萬將托著下巴的手收了回來,眼神卻沒有從窗外移開,彷彿想要透過牆壁看到另一個區域的景象。

「那傢伙⋯⋯看到的風景原來一直都是這樣嗎?」

近距離下才看得見的民眾、另一個區域卻截然不同的生活……

「您是指吉恩先生嗎?」

見王子沒有回答,瑪吉垂下眼,如同往常一般說出他的答案,「您與吉恩先生所看見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聽見他這麼說,那雙像琉璃珠一樣的藍色眼睛朝他看了過來,卻沒有斥責或是反駁他,反而在等待著。

於是,他繼續說了下去,「您是王子,而吉恩先生是平民,您出訪的目的是身為領導者的職責,而吉恩先生訪視卻是身為部下的責任,所看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簡單幾句話,直接將他倆劃分開來,他是他,那傢伙是那傢伙。

「但唯一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的,」斂下眼睫,瑪吉微微地笑了起來,「你們看見了同一片天空,與同樣的人民。」

明明是像平時一樣氣死自己不償命的平板語氣,但就只有對方能夠像這樣,並非逢迎也非懼怕,中肯而確實地說出判斷,施萬突然心情變得非常好,好得他都能夠大人不記小人過地忘了早上吐司的事情。

 

「那你覺得,我和那傢伙……」話問到一半又突然打住,施萬斜睨著一旁的近衛,怕對方又說出什麼讓自己想吐血的話,乾脆換個問法,「我和那傢伙,讓你選一個,你要選誰?」

這麼顯而易見的問題,只要是沒聾的都聽得出來王子的言外之意,但瑪吉的異於常人之處就是他從不說好聽的話,只說實話,也不能怪施萬為什麼身為王子,問問題卻問得這麼忐忑。

出乎意料之外地,瑪吉連猶豫也沒猶豫,「除了王子之外我不會做其他的選擇。」

然而,明明這麼感人肺腑的回答卻絲毫沒有得到王子的青睞。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剛剛八成在心裡想『反正我也沒有其他選擇』吧──」

 

嘖,被發現了。

 

但是,被發現是一回事,承不承認是另一回事,仗著自己面癱的優勢,瑪吉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您多心了。」

「我哪裡多心你心裡一定是這麼想的──」

來了,王子的得理不饒人。

又是好一頓哄,直到王子就寢,氣憤的抱怨一直都沒有停過。

 

「那麼我離開了,您早點歇息。」

 

「喀答」一聲關上門,瑪吉長長吐出了一口氣,嘴角卻微微翹起,一直到自己的小臥室裡,坐回早上的位子,拿出尚未寫完的日記。

 

他不會做其他的選擇,這並不算是完全的謊話,頂多算一半一半。

吉恩先生身旁的那名「侍衛」的強烈領域性姑且不提,但他也無法想像自己要是選了王子以外的人,將變得如何。

提筆沾了沾墨水,他開始將還沒寫完的句子補起來。

 

不知道我到底還要多久才不用像對待小孩子一樣對待王子,但想一想,那樣的彆扭個性,也是王子可愛的地方。

而且,王子的個性改不了,說不定我也是幫兇之一。

 

停下筆,即便不甚明顯,也能清楚看見在檯燈的燈光下,瑪吉的眼微微彎起,有著淡淡的笑意。

為了他心裡總會閃現過的想法──

 

就算王子一輩子都改不了他那彆扭的小個性,或許也不是什麼壞事。



-Fin-
--------------------------------------------------------------------------------------------------

關於一個斗S跟斗M,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故事......簡直什麼鍋配什麼蓋(望(被打#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