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ACCA新刊試閱】在洛克斯,遺留的片段(尼吉





※此為2018/3/24 ACCAonly的新刊試閱,到12月場為止,預計釋出六篇短篇試閱(全釋出
※請務必照貼文順序看
※新刊預購進行中→【ICE5/ACCA13區監察課 尼吉】《Tea For Two》預購表單(5/20截止)




-----------------------------------------------------------------------




『那時候老爺同意讓你一起過來,真是太好了。』

『爸爸原本是想拋下你的,你居然不怪爸爸,願意跟我一起來。』

 

面露疲態的父親拈起一塊巧克力,卻是幸福欣慰地笑著。

這樣就好了,他微微一笑,垂下眼。

『你也沒辦法,畢竟你的使命就是伺候老爺。』

 

這是他說出違背內心的話的開始。

 

──『也是我的使命。』

 

 

若說尼諾從未怨恨過茱蕾公主的家人,那鐵定是騙人的。

 

出生於侍從之家,他能諒解父親為了「老爺」付出一切,幾近拋家棄子;能夠諒解父親的忠誠之心,以及職責。

國王的喜悅,就是樞機院長的喜悅;樞機院長的喜悅,就是「老爺」的喜悅;老爺的喜悅,就是他們的……

然而,用自己的人生,去換取別人的幸福的這件事,他並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偉大,也不認為自己有這麼大愛。

 

『這次慘痛的故事於當地時間八點十八分,發生在佩西區和洛克斯區的交界處……』

震耳欲聾的耳鳴讓他聽不清接下來都播報了些什麼,他幾乎要以為自己的心跳就此隨著自己的呼吸停止。

電視的亮光刺得他眼眶發疼,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逼使他機械式地接起,來者不帶任何情緒的吩咐,讓他懷疑起對方是否存在著情感這樣東西。

電視播報持續著,一邊說話,他一邊盯著螢幕,眼眶酸澀,他卻半點眼淚都流不出來。

 

『您同意父親帶著我,就是為了這一天吧。』

『我和您共同行動並不是為了我自己。』

 

尾音微微發顫著,他想握緊拳頭,卻指尖發虛,半點力都使不上。

 

『我是為了我自己。』

 

 

*****

 

 

「還好嗎?」

伸手過去,尼諾拉住慢慢順著山壁滑下的青年,帶著對方跳到平地上,「小心點,這邊挺陡的。」

「別看我這樣,我的體育成績還是不錯的,」吉恩拍了拍身上的外套,「雖然比你差一點就是了。」

尼諾低笑了幾聲,監察課的課員們大概怎麼樣都想不到,看似懶洋洋的副課長當年體育課可式活躍得不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

「是是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對方身後,他可不是尼諾那種成天東奔西走的人,三十歲的大叔既然上了年紀就要服老,「所以落下的是什麼東西?」

「與其說是什麼東西沒有找到,倒不如說我只是想來找看看有沒有東西落下。」尼諾回過身看著金髮青年,新添購的風衣外套在對方身上出乎意料之外的合適;前幾天要出發的時候才發現對方真的沒有除了大衣和制服以外的外出便服,還是自己押著他去買的,沒想到會這麼適合對方。

「不過我真的沒想到你會想要跟我一起來。」因為這一次到洛克斯,自己也拿不準會出門多久,卻在跟對方報備之後,多了一個沒有在自己預料之內的跟班。

聞言,吉恩只是彎了彎嘴角,摸了摸口袋裡的菸盒,想到要省著抽,便又放開手,隨後便岔開了話題,「落下的有可能是哪些東西?」

「父親其實都處理得差不多,我也將他的相機帶回來了,比較有可能的大概是⋯⋯」他的目光定在某一處的樹梢上,「⋯⋯有了。」

 

 

*****

 

 

「沒想到真的能夠讓我找到一些東西,看來我那個時候還是挺心不在焉的。」拿起桌上的帽子。除了因為風吹雨淋而造就的破損和褪色,在清理過後,依稀還能夠看得出當年的樣子,「這頂帽子是父親最喜歡的一頂,每次他出門替拍照時,都會戴著它。」

看著手上的帽子,他的腦中也浮現了父親每次出門時的樣子,晨光照在中年男人的身上,映著滿足而快樂的笑容,來到巴頓十幾年,父親從未抱怨或是埋怨過一句,永遠都是那樣,為了國王的快樂而快樂。

桌子上還零零散散的擺著幾個小零錢和再也寫不出字的筆,甚至還有一個破破爛爛的皮夾,這幾樣東西其實都散落在靠近的地方,看來是主人在情急之下將他們都扔出了窗外。

打開皮夾,裡頭夾著唯一的一張照片,已經浸水而模糊,只隱隱約約看得出輪廓,那是他們離開道瓦前拍的最後一張照片。

 

「對不起。」

 

抬起頭,尼諾看著從回到旅館就不發一語的金髮青年,因垂首而散落的髮絲遮住了對方的表情,他只看得見緊抿著的蒼白雙唇與交握的雙手。

從吉恩請了個長假,要與自己一同到洛克斯尋找當年可能留下的蛛絲馬跡時,他就開始做起兩人可能會攤牌的心理準備。

仰起頭,他望向窗外,洛克斯夜冷露重,就算是在旅館內,也能感覺到那份涼意。

「為什麼?」並非明知故問,而是他真的認為對方沒有什麼需要道歉的地方。

吉恩沉默了好陣子才又開口,「……在罹難家屬訪問的時候,讓你不能出席,對不起。」

尼諾輕笑了聲,「我不在意那些的──」

「但是我在意,」屬於吉恩罕見的強硬截斷了尼諾的話語,他仰著頭,有些茫然地看進對方始終帶著溫柔笑靨的眼睛,從以前到現在,那份溫柔從來沒有虛假過。

就跟那個與自己坦白的晚上一樣,尼諾唇邊的笑容溫柔得讓他遲遲說不出內心的愧疚。

 

『我的上司和我選擇保護你們兄妹倆。』

『我知道誰都不喜歡被監視,但在國王還健在的這段期間,就請你忍耐一下吧。』

在克羅蕾的那一個夜晚,他終於曉得對方口中時常提到的嚴厲上司是誰,也終於曉得為什麼對方永遠都能隨時隨地出現在自己身邊,以及為什麼那個藍髮青年對他們這麼親密又總是若即若離……所有的疑問都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我不會再犯被你察覺的失誤了。』

但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那人就離開了,沒來得及告訴對方自己一點都不在意,以及滿懷的愧疚。

 

因此,這句「對不起」才來得這麼晚。

 

「我不知道你一直介意這些,看來我還是不太了解你。」坐到吉恩身邊,藍髮青年輕輕地嘆了口氣,「也或許是因為我們誰都沒提過。」

「尼諾……?」

「我並非聖人,」尼諾拍了下青年不算結實的背脊,就像吉恩每次難受傷心時他所做的一樣,「但我不會自欺欺人。」

 

『你有個年紀還小的妹妹,有事就找我,至少我比你會做飯。』

自從吉恩脫離了孩提時期之後,那是他首次看到對方的眼淚。

靜靜地、靜靜地,從眼眶中滲出,凝聚成一顆顆斗大的水珠,不斷從微微笑著的嘴角邊滑過、摔落,在冬天的制服大衣上留下一個個深色的水漬。

沒有任何聲音地哭泣,但那雙失了神的眼睛總算有了一點光亮。

所有的恨意,彷彿也隨著摔碎的淚珠為之消散,那是他第一次發自真心,想要守護那雙美麗的藍色眼睛。

他從來沒有告訴過吉恩,當下自己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住想要將那具故作堅強的身軀擁入懷裡的衝動。

 

而他現在的確這麼做了。

 

「尼……!」輕拍在他背脊上的手一攬,下一刻,吉恩便感覺到自己落入了一個寬大的懷抱裡,兩人的身軀幾乎沒有空隙地緊貼著。

這個傢伙的懷抱,原來是這麼溫暖的嗎?

輕輕扶著尼諾的手臂,吉恩任由藍髮青年抱著,靜靜聽著從胸口傳來的有力心跳,以及屬於對方的低啞聲音。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

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尼諾靜靜看著前方,同時也想起自己曾經說過的話。

『這是老爺自己選擇的道路。』

 

每個人都得為選擇的道路負責,他不例外,也不後悔。

並非所謂可笑的、與生俱來的「職責」;也非父親的遺願或是「老爺」的請託,就只是那一瞬間,不為任何東西,只因為眼前之人,所以他無悔地選擇了自己的道路。

 

「我是為了我自己,所以……」

『您不是為了國王也不是為了樞機院長,而是為了茱蕾公主吧。』

他一點都不相信有人能夠如此大愛,能夠僅僅為了一個人而獻出自己的所有;但一點也不偉大的自己,曾幾何時,已經為了懷裡的青年獻上了自己的全部。

不知不覺、悄然無聲地,獻上自己的人生和心臟。

 

「你的喜悅就是我的喜悅。」

『公主的喜悅就是您的喜悅。』

 

當時,他只覺得這樣的情感太過矯情;然而現在的自己,竟然能夠這麼自然而地說出這般的話,似乎為了這句話,他已經準備了整整三十年。

 

「是嗎……」沒有其他的回應,金髮的青年只是緩緩闔上眼,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尼諾的手摟得更緊了,彷彿要將青年揉進自己的身體裡一般,「是的。」

「那麼,」吉恩悄悄地環上對方的背脊,輕靠著感受透過布料的,屬於彼此的體溫,「難得能夠放長假,我們明天去搭洛克斯的列車吧。」

「……?」微微撇過頭,尼諾不明所以地聽著對方突如其來的提議與輕笑。

吉恩彎了彎唇角,「你不是問我為什麼願意跟你一起來嗎?既然該撿拾的都撿起來了,剩下的就是……」

 

「跟你一起,看看我們父母當初所看的風景。」

 

 

*****

 

 

火車轟隆轟隆的聲響不絕於耳,以及人群的說話聲、笑聲,環繞著車廂內,對映著窗外的峽谷,更顯溫馨暖和。

 

「你怎麼知道我想來這裡?」向服務員要了瓶水,尼諾看向安然地坐在自己身旁的金髮青年。

「我沒說過嗎?」擺明在跟他裝糊塗,吉恩把玩著指間夾著的煙,畢竟在密閉空間不好抽菸,那麼看看也好。

「沒有。」

「真的沒有?」

「……真的。」無可奈何地看著對方看似淡然實則惡趣味的微笑,尼諾只能舉雙手投降。

吉恩悄悄握住了青年寬大的手掌,兩人親密地手指相扣,感覺到對方一瞬間地僵硬,他拉開車窗旁的窗簾讓光線照進來,低低笑了幾聲。

 

如同我的喜悅便是你的喜悅一般……

 

「你的願望便是我的願望。」

 

 

-Fin-

 

--------------------------------------------------------------

已經漸漸進入我想要討論的部分了,雖然稍嫌嚴肅,但是目前為止我最喜歡的一篇QDQ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