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ACCA新刊試閱】普拉內塔的天空下,屬於彼此的溫度(尼吉





※此為2018/3/24 ACCAonly的新刊試閱,到12月場為止,預計釋出六篇短篇試閱(全釋出
※請務必照貼文順序看
※新刊預購進行中→【ICE5/ACCA13區監察課 尼吉】《Tea For Two》預購表單(5/20截止)



-----------------------------------------------------------------------

       



                  他們說,上帝是仁慈的。

 

既然如此,為何上帝總是給予我們艱困的道路,上頭永遠佈滿荊棘,即便走到盡頭也未必有鮮花盛開?

既然上帝是仁慈的,為何永遠不在我們苦難的時候出現,卻常要我們時時惦記?

想要甜美的果實勢必得苦痛地奮力前行,卻沒有人知道,在前頭等待的,到底是果實還是荊棘。

到底在前頭的,是深淵,還是天堂。

 

 

「這裡的街道,真的沒有天空呢……」

踏出旅館,仰起頭,只能看見無止盡的山壁,與綿延的房屋所組成的街道,蘿塔不由感慨。

「早跟妳說了吧,卻還一直要跟來。」跟在後頭走出來,吉恩看著自家妹妹,面帶無奈。

「有什麼關係嘛!難得學校放長假,我不會打擾哥哥你工作的,反正有人陪我,」燦爛的笑容與興致絲毫沒有減損半分,少女回過身,看向出現在後頭的青年,「對吧,尼諾?」

從被詢問到採訪地點跟吉恩的出差地重疊後,尼諾就有了需要幫忙帶人的預感,聽到對方這樣問,尤其看到吉恩半是無可奈何半是高興的表情,他不由得一笑。

 

「是的,公主殿下。」

 

 

 

 

即便父母雙亡、從懂事起就要幫忙打理家計,即便身邊的人總對自己抱以憐憫與同情,但是蘿塔從來不覺得自己哪裡不幸。

或許是因為那時自己還小,不曉得何謂「失去」;也或許她的兄長為自己撐起了一切,在她眼裡看來,吉恩才是最辛苦的那一個。

 

『請大家往這邊看,在普拉內塔發現的新能源便是從這邊挖出來的,』導覽員手持小型麥克風,一邊帶著觀光客在定點停下,手一揮,『另一邊則是開發中的地點,由於是探索者才需要過去,也有些危險,我們從這裡回頭,由我來為各位講解。』

 

跟著人潮移動,蘿塔轉過頭問向一旁的青年,「雖然說是這麼說,尼諾你今天陪我來真的沒有問題嗎?工作不會被耽擱到嗎?」

「沒問題的,」尼諾低下頭,向著習慣性對自己伸出手的少女貢獻臂膀,「我已經把工作都處理完了,而且要是放妳一個人,吉恩也不會放心。」

「我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鼓起臉頰,蘿塔對自己哥哥的愛操心略顯不滿。

尼諾輕拍了拍少女的頭,「妳就原諒他吧,他也就擔心這一點而已。」

轉了下眼珠子,她哂然一笑,也不放在心上了,挽著對方的手親密地走在一起,「好吧!」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一邊聽著導覽員的解說,她有些心不在焉地閒聊了起來。

「真羨慕尼諾你呢,都能一直跟哥哥在一起,到不同地方……」

青年不由莞爾,「妳也是一直跟他在一起啊。」若蘿塔還說不是,吉恩可是要哭給他看的。

「那不一樣啦!」

「說的也是,」尼諾哈哈一笑,「畢竟在家裡他聽妳的話,在外面卻是我聽他的話……」不然哪來這麼多隨傳隨到。

「尼諾你真的對哥哥很好呢,」聽到他這麼說,蘿塔也噗哧一聲,「但是不可以太縱容他喔……」

「有嗎?哈哈……」

 

有的。

蘿塔仰起頭看著青年側臉的線條,微微彎起眼。

 

她一直覺得尼諾跟她的兄長是同一類人。

總是與旁人維持若即若離的距離,並非冷淡,卻也沒有真正知心的人;或許遭遇不幸,卻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地活著。

他們的人生,從不向他人借助燈火,只憑著自己的火光與溫度在霜雪中前行,即便不曉得前方是否別有天地,卻依然無畏地向前邁進。

與身在被作為荒地的普拉內塔的人們,及便一再失望,卻從不放棄開墾的希望,又是多麼相像。

 

環顧著四周草木不生的山壁,她油然生起了感慨,「尼諾。」

青年看過來,歲月並未在那張臉龐上留下太多痕跡,輕輕地勾著唇角、不離手的相機,與她心中第一次見面的俊朗少年,幾乎沒有什麼改變。

 

「謝謝你。」

 

對方愣了下,沒等尼諾回話,她閉上眼微微一笑,「你能夠陪在哥哥身邊,真是太好了。」

 

 

 

 

從她有記憶開始,那名藍髮少年一直都是站在兄長的身邊。

即便戴著眼鏡,也遮不住那雙眼睛的光芒,有如歛翅陪侍君王的老鷹,等待屬於牠的時機。

 

『蘿塔。』

『蘿塔,手。』

 

迷迷糊糊中,蘿塔夢見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吉恩和尼諾一人一邊拉著自己的手,對自己來說就像兩棵大樹一樣保護著自己,帶著她到處跑,即便只是在市中心的公園,對她來說就是整個世界。

 

『哥哥!尼諾!』

『小心點喔!』

 

吉恩的提醒剛脫口而出,她便腳一拐,往前摔在草皮上,「唉呀!」

『蘿塔!』兩人急急跑過來,『有受傷嗎?』

『唔……』手腳並用爬起來,她拍了拍裙襬上和膝蓋上的草屑,看了看只有一點點發紅的膝蓋,『沒有……』

仰起頭,兩名少年因為背光而看不清楚面容,金色與藍色的髮絲卻因為透著光成了跟背後的天空與太陽一樣的顏色。

 

彷彿這兩人,生下來就該待在一起。

 

 

『尼諾那傢伙,也太受歡迎了吧……還被全年級最漂亮的女孩子告白……』

如此俊朗的少年,儘管不怎麼與同年齡的人來往,卻是學校裡最受歡迎的對象,因此聽兄長這麼一念叨,她第一件事就是奔到尼諾面前,一如孩子擔心自己的東西被搶走的反應。

『蘿塔,也想要當尼諾的新娘!』

『謝謝妳……』然而,眼前的少年卻沒有對她孩子氣的發言一笑置之,反而蹲下身,用著很認真很認真的眼神看著自己。

『但是不行。』

為什麼「不行」,那時的她還懵懵懂懂,卻什麼也沒有問。或許是因為少年的的表情太過認真,也或許是因為,她覺得自己不能問。

她很喜歡尼諾,跟喜歡吉恩的「喜歡」一樣多,與其說是喜歡,更像是「憧憬」一般的情感。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從吉恩口中聽到真相的同時,她的心中只剩下釋然。

 

『就算知道了真相,我們與尼諾的關係也絕對不會改變。』

 

因為那個青年看著兄長的真誠與情感,絕絕對對不是虛假的。

甚至在父母雙亡後,頻繁地到家裡來,不管是照看她還是照料兄長一直到現在,絕對不會是欺騙。

就算她與尼諾的關係有可能再也不復以往,兄長與尼諾卻絕對不會有任何改變。

 

正有如老鷹總有一天會飛回屬於牠的地方,卻會為了牠的君王而捨棄那片天空一樣。

因為對老鷹來說,君王身邊才是牠的歸屬。

 

 

 

 

遺傳自朱蕾公主的金髮藍眼,在歐塔斯兄妹身上一覽無遺。

 

他們都有雙一模一樣的天空藍,清澈得像是能夠看穿一切。

不夠精明的人當不了管理人,尤其還能打理好這棟住了這麼多大老闆的公寓大樓,蘿塔跟朱蕾公主一樣,在天真爛漫的外表下,藏著比誰都要慧黠的心思。

吉恩也一樣,若不是他那清楚裡裝糊塗的圓融性子,也不可能這麼年輕就當上副課長,甚至還背地裡將了利利烏姆一軍。

 

「在發什麼呆?」

吉恩剛從人群裡脫身,原先想要找個地方抽菸,卻發現某人在火堆旁發愣,旁邊還靠著已經睡著的少女,乾脆直接在對方身旁落座。

抬起頭,尼諾看著青年「啪擦」一聲點起菸,火堆的亮光映在那雙天空藍的眼睛上,他輕輕垂下眼,「我在你們兄妹倆面前,簡直什麼都藏不住啊。」

「誰說的?」呼出一口煙,吉恩微微彎起嘴角,「我可是過了三十年才發現。」

看,果然翻舊帳了。

許久沒碰上對方故意找碴,尼諾反而不小心笑了出來,「您大人有大量,就看在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上原諒我吧?」

本來也不是真的要跟對方舊事重提,吉恩也跟著笑了起來,難得瞇起眼,仰著頭,少見的放鬆。

「今天跟蘿塔到處逛,感想如何?」

語氣中的惡趣味簡直明顯得令人髮指,尼諾挑起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是故意的,小心我告狀。」

當他跟在少女身後跑來跑去,對方還依舊精神奕奕的時候,他就知道吉恩為什麼明明只有半天的行程卻整天都說沒空。

縱然早已習慣了東奔西跑,大叔還是跟不上年輕人的精力啊。

「因為我原諒你,這一點你也原諒我吧?」得寸進尺地眨眨眼,吉恩伸出手掌示好,「你也知道我的體力還比不上你呢。」要是陪蘿塔跑一整天,現在癱在那邊的就成了他了。

「好吧,」青年回握住他的手,算是接受了,「誰叫在外面是我聽你的呢?」

「什麼?」

「沒事。」

「你該不會偷偷罵我吧?」

「你多心了。」

 

被兩人的笑聲喚醒,蘿塔微微睜開眼睛,見到了在火光下熠熠生輝的金色髮絲,與宛若被照亮的夜空一般的藍髮,她也跟著彎起了唇角。

悄悄將視線往上移,正好對上那雙沒有平光眼鏡遮掩的深邃眼睛,朝她輕輕地眨眼,她會心一笑,繼續閉上眼假寐,火堆閃爍的亮光與熱度熨得她連心都暖燙了起來。

 

 

上帝的確是仁慈的。

 

正因為人是這樣的渺小與脆弱,在沒有走到終點之前,永遠無法曉得前方是鮮花盛開抑或荊棘滿地;也無從曉得,是否真的會到達天堂,或者就此墜入深淵。

但是、但是啊……

 

一邊聽著兄長與尼諾的笑語,蘿塔偷偷地從眼縫中看出去,將視線落在了兩人親密交疊的手掌上。

 

人的堅強之處,便是那比上帝更為強大的心,所以上帝從來不現身,卻一定會給予那個不離不棄,與自己相伴一生的人。

所以上帝並非不聞不問,而是為這條路做了最好的安排。

所以……

 

即便霜雪依舊,也如同身處天堂。



-Fin-


------------------------------------------------------------------------------------------------------------------------------------

開始灑糖啦!我要陣亡了求大家撫(鞭)摸(打)
這一篇的梗來自兩人的名字原義ODOb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