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神幻拍檔】最強大的魔法(哈黑



※心得募集中→袖藍小鳥的刊物感想填寫處

※此為哈魯賽&黑百合,有雷慎入

※2020.03.19已全篇釋出



-----------------------------------------------------------------------

黑百合本身就代表著「孤獨」。

 

因此,他從來沒有想過,是否有人能夠永遠地待在自己身邊。

被詛咒的暗黑之花,陪伴自己的,注定只有孤寂,直到他遇見了那個直率過頭的高大青年。

 

『天使芭芭樂慕斯!草莓口味兩份!』

『要大份的!』

 

明明雞婆又多餘,但那樣沒有任何猶豫的聲音,就像穿透雲層的陽光一樣,照亮了他的世界。

 

『要怎麼做才能解除魔法呢……我想想,難道要跟王子親吻……』

『笨蛋!怎……怎麼能跟阿亞納米大人親吻嘛!』

 

現在想想,他的詛咒或許早就解除了。

在遇到哈魯賽那一天,他其實早就遇到了,能夠解除自己詛咒的強大魔法。

 

那是比王子的親吻,還要強大的魔法。

 

 

§§§

 

 

『為了黑百合大人,我死不足惜。』

『哈魯賽!快回來!這是命令!』

 

青年身邊長滿了黑色的花朵,即便知曉下一秒便是死亡,卻仍毫不畏懼地微笑著。

明明是他最喜歡的笑容,但在此時此刻卻如同死神的召喚一般。

他不要──

 

『哈魯賽──!』

 

睜開眼,伴隨著喘息與狂亂的心跳,黑百合坐了起來看向身旁的青年,平穩的呼吸和睡臉,一切平靜得不像真的。

緊握住青年寬大的手掌,等到顫抖的手掌平復後,黑百合才用袖子抹了抹眼淚重新躺下,聽著青年的心跳聲漸漸入睡。

 

等到少年熟睡了之後,身旁的青年才悄悄地睜開了眼,擁緊了對方。

 

「黑百合大人……」

 

 

要進入巴爾斯布魯克的黑鷹部隊,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隨時奉獻自己生命的覺悟。

不管表面上是為了國家的忠誠,還是為了其他原因,沒有覺悟的人,是無法在黑鷹部隊裡久留的。

也因此,黑鷹部隊的成員總是來來去去,幾乎沒有誰是一定能夠留下來的。

然而,不像柯納茲照正當程序遞交申請書,也不是如同黑百合那樣有著與生俱來的黑魔法,更沒有休加那樣的身手……自己從未展現「覺悟」,卻因此成了黑百合的輔佐官,進入黑鷹部隊的這些日子,哈魯賽對於這個信條,一直有所疑問。

甚至到了離開黑鷹部隊,用著幾年下來的存款開了家甜點店,每每看到黑百合時,他都會想起這個問題。

 

「入隊的覺悟?」

還沒脫下身上的軍裝,剛從戰場回來便直奔店裡的休加,連同柯納茲一起,也不管店裡已經打烊了,直接大剌剌地佔據最好的吧台位子,一開口就是「香濃巧克力蒙布朗」、「焦糖聖安娜蛋糕」。

「是的……」

端上了對方要的甜點,哈魯賽垂下頭,有點不好意思。

「嗯哼──」舔了舔湯匙,休加咧開嘴,「我是不知道有那種東西啦☆」

「咦?但是──」

 

『所以我現在要決定你的存在價值,拔刀吧。』

至今,他仍無法忘卻休加對自己說的這句話,直到離開了黑鷹部隊後,也依然會在夜深人靜之時想起。

 

「啊啊……好像是有這麼說過。」含著湯匙,休加艱難地將塵封已久的記憶挖了出來,「說不定……是因為你不介意自己看起來像戀童癖一樣──痛!」

「您的話太多餘了!」

放下拳頭,一旁的年輕副官對於自家上司的不靠譜已經聽不下去了,決定直接進行制裁。

也不管男人又在一旁假哭裝可憐,柯納茲托著下巴,「你怎麼在一些小地方鑽牛角尖啊,不過……」

想起休加曾經給青年的「純情」評價,柯納茲無奈地笑了出來,想起尚未與對方相識之前,從小小的中佐大人那邊聽來的「哈魯賽」。

 

『柯納茲,你看!這是「哈魯賽」給我做的喔!』

『明天要跟「哈魯賽」一起去巡視……』

『「哈魯賽」他……』

 

到後來,他都有點好奇這個「哈魯賽」是何方神聖,能夠讓一直都是以阿亞納米大人為中心的黑百合,三句不離開自己。

聽說,休加當初也是因為被挑起了好奇心,所以才有他去找碴的那一齣,哈魯賽也才進入了黑鷹部隊。

 

突然發現自家頭頂上司的多管閒事,其實也算是無意間推了一把,柯納茲拍了拍對方的頭,無奈地接受了男人歡欣鼓舞的擁抱。

「總而言之……」無視了男人的熱烈眼神,柯納茲塞了一口蒙布朗到自己的嘴裡,「姑且不論到底是為什麼,還是先得問問你自己。」

「咦?」

柯納茲將視線移向窗外,看見了向他們揮著手的,小小的中佐大人。

 

「你又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黑鷹部隊的?」

 

 

 §§§

 

 

在進入軍隊之前,哈魯賽有兩個夢想,一個是成為蛋糕師傅,一個是成為保姆。

看似迥異的道路,到頭來都是希望帶給人們幸福,就連最後進入軍隊,成為軍人,也是希望保衛這個國家。

只是,就算已經下定了決心,他仍會在午夜夢迴之時,想起曾經的夢想,並經過一番掙扎後,才能夠入睡。

 

但這樣的內心掙扎,從他來到黑百合身邊,並進入黑鷹部隊後,幾乎是再也沒有出現過。

 

「……哈魯賽!」

「黑百合大人,怎麼了嗎……嗚啊──」因為黑百合的叫喚回神,他才注意到從爐火的鍋子中滿溢出來的沸湯。

「哈魯賽最近一直在發呆喔。」遞上抹布,黑百合趴在一旁,看著他清理爐臺。

「對不起……」

這種精神狀態,再繼續下去大概會燒了廚房,哈魯塞嘆了口氣,決定早早結束明日的開店準備。

摘下帽子放在一旁,他坐了下來,低頭詢問,「黑百合大人……」

還沒等他說完,黑百合非常自動自發地爬上他的膝頭,張開雙手,「哪。」

小心翼翼地將手環在那小小的身子後方,哈魯賽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感受著黑百合在自己的肩上,一下一下地輕拍。

「怎麼了?哈魯賽最近都沒有什麼精神喔!」靠著他蹭了蹭,黑百合清脆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一如既往的明亮。

那樣清亮的聲音,就像某一年自己生日時,休加少佐送給他的風鈴一樣,只要掛在窗邊,被微風輕輕吹拂,就能發出叮鈴鈴的聲音。

 

既透明,又響亮,卻乾淨得讓人擔心,是否在下一刻就會破碎。

 

「黑百合大人……」靠著少年纖細的肩膀,哈魯賽低聲喊道,但到了舌尖的那個問題,始終沒有問出口。

 

他向休加與柯納茲問起那個問題,並不是沒有理由的。

 

自從自己再度清醒,一直到了退出部隊的現在,黑百合總會在夜半時分醒來,坐在床邊好一晌後,才又偎著他漸漸入睡。

 

『黑百合大人……怎麼了嗎?』

曾經有好幾次跟著醒來,但那名少年只是假裝打呵欠地抹了抹臉。

 

『沒事,我要睡了。』

 

 

收回自己的手,哈魯賽捧起了對方的手掌,小小的、使出無數黑魔法的手,與自己一對比顯得更加纖細,幾乎讓人無法相信,這一雙手奪去了無數的生命。

輕輕地,他在少年小小的指尖上落下了吻,但在抬起頭對上那雙彷彿能將自己看透一般的紫色眼睛時,盤旋在心頭的那個問題,卻怎麼樣都問不出口。

 

「黑百合大人……」

 

我的存在,是否帶給了您困擾呢?

 

 

 §§§

 

 

要進入黑鷹部隊,與其說要有相對應的覺悟,倒不如說是要有著相對應的,「死」的覺悟。

但到底是看著別人死,還是看著自己死……這兩種差異僅有一線之隔。

 

所以,休加當初問哈魯賽的那個問題,要說是進黑鷹部隊的初審查也不為過。

畢竟,那樣一個跟黑魔法毫不相關,在軍隊中的成績頂多也只算中等,部隊裡的評價更是以「好好先生」居多的直率青年,怎麼樣都跟進黑鷹部隊的條件扯不上半點關係。

與黑百合的相識,看似無意又偶然,比起緣分,更像是被黑百合牽扯進來,淌上了這一灘混水。

在所有人的眼中,這樣的哈魯賽卻自願性地留下來,還是擔當公認最黑心的黑百合的輔佐官,怎麼看都像是三好青年被拐賣的黑箱作業。

 

「──你說誰被拐賣啊!混蛋休加!」

「我是說真的啊!一般人都會害怕的吧!我還看過他認識的人勸他趕緊離開說不定有一天想通了他真的會走人──嗚喔喔喔痛痛痛痛痛!」

 

一腳踹上休加的臉,黑百合毫不留情地踩了上去,跟踩蟑螂一樣踩踩踩踩踩……

混蛋休加!想說為了解決哈魯賽的異常才找他出來商量的!結果盡說風涼話!

 

「但是,黑百合大人,您不是最了解哈魯賽的嗎?」雖然自己也挺想上前補兩腳,以解平時加班的怨氣,但基於無法裝作沒看見對方求助的眼神,柯納茲只好上前說兩句好話,「哈魯賽會留下來,是他自己的意願,而非其他的理由。」

 

沒有人會懷疑那名青年初來乍到時,眼中的澄澈與真誠。

當他望向那名小小的中佐大人時,更是沒有人會去質疑,對方眼中的決心。

 

「唔……」聽他這麼說,少年雖然總算停下了腳,但還是癟著嘴,一臉不甘願,「但、但是,休加、休加⋯⋯

也不管平時端著的架子,黑百合急得哭了起來。

 

啊啊。

 

看見少年難得著急了的樣子,柯納茲愣了下,卻在下一刻微微彎起眼,輕輕笑了起來。

無論在別人面前是怎樣可怕危險的形象,對方都只是個少年。

是個會害怕自己最重視的事物,終有一天會離開自己的少年。

 

尤其還曾經失去過對方一次,當這個問題攤在眼前的時候,想必是更讓人手足無措的。

 

「雖然這件事本身就是少佐不好,我也只要求給他留口氣,能蓋章就好,」無視了休加的抗議,柯納茲看了看黑百合的後頭,嘆了一口氣,「但我擔心若是繼續下去的話,可能會發生黑鷹部隊內部的濺血事件──」

 

「黑百合大人!」

 

「那我們走了。」站起身,不顧對方喊痛的聲音,柯納茲眼明手快拖走了休加,否則明日的軍隊頭條不是哈魯賽以下犯上結果被休加砍了,就是黑百合為了保護哈魯賽弄死休加……

沒注意到拖著頭頂上司匆匆離開的青年,哈魯賽急忙上前,「發生什麼事了?」

他只不過離開一下替黑百合送個東西,怎麼一回來就風雲變色了?

 

「我、我沒事啦!」揚起臉,為了不讓對方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黑百合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休加剛剛又惹柯納茲生氣了,真是的,都不好好工作!」

 

一如平時輕快的語氣,但哈魯賽卻聽得出來語尾的輕顫。

 

背對著哈魯賽,黑百合朗聲抱怨著,「那個討人厭的傢伙!如果不是因為他能力好早就被阿亞大人開除了!」

 

一如平時的狂傲,但哈魯賽卻覺得那樣的小小身子,竟脆弱得讓人心疼。

 

「而且他還說──」

 

他還說,說不定你總有一天會離開我。

 

所有的話語都梗在喉頭,黑百合大咳了一下想接著說,聲音卻變得破碎而哽咽,「哈──」

還來不及說完,哈魯賽從後頭抱住了他,不同以往的輕柔,彷彿要將他揉進身體裡那般,有點疼,卻讓人無比安心。

「黑百合大人……」感覺到少年的輕顫,哈魯賽低聲說著,「我給您帶來困擾了嗎?」

「哈魯賽……」微微瞠大雙眼,少年想要反駁,卻問出了別的問題,「……你為什麼要待在我身邊?」

愣了愣,青年沒有回答,聽著對方繼續說道。

「我殺了很多人,是可怕的黑魔法師……」低下頭,黑百合忍著眼淚,顫巍巍地將話說完,「而且、你可能隨時都會死──」

「我非常清楚。」

哈魯賽走到了少年面前蹲下,看見了對方涕淚縱橫的狼狽,「不管是您殺了多少人,無關善良與否、無辜與否……我都一清二楚。」

 

──「為您獻出生命,就是我的覺悟。」

 

「哈魯賽……」黑百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此時的他不再是讓人敬畏的黑魔法師,只是一名害怕重要之人隨時都會離去的少年。

 

「你、你不要再保護我了……好不好?」

奪取米卡艾爾之眼的那一次,是第一次哈魯賽違抗他的話,而那一次,差點成為他倆的最後一面。

他並不害怕哈魯賽是否會離開自己,他害怕的是那個青年的醒來,只是自己大夢一場。

 

「不、不要再擋在我面前了、好不好?」

害怕著自己睜開眼睛後,發現哈魯賽又恢復到不會笑也不會動,僅依靠著脆弱的連結,慢慢地步向死亡的那個時候。

 

「哈魯賽──」

 

所有的話語隨著空氣的凝結一同消失,黑百合睜大了眼,無法動彈地看著眼前突然放大的俊秀面容。

與當初哺餵自己的血時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這是一個很輕很輕,卻紮紮實實的吻。

「無論多少次,我都會站在您的面前。」

微微向後退了開來,哈魯賽望著眼前的少年,想起了柯納茲反問自己的問題。

 

「你又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黑鷹部隊的?」

 

只是為了眼前的小小少年。

為了這個……比誰都要孤單的少年。

 

「但是我答應您……」微微一笑,他將對方擁入懷裡──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丟下您一個人。」

 

抓著青年的衣服,黑百合沒有回答,不斷落下的澄澈淚珠上,卻倒映著他的笑容。

那是哈魯賽有生以來所看過的,比任何事物都要可愛的笑容。

 

 

§§§

 

 

在巴爾斯布魯克帝國的黑鷹部隊中,有個小小的黑魔法師。

上天在他身上,降下了名為「孤獨」的詛咒,卻讓他在某一天,遇見了那個藍髮的直率青年。

 

『我想要解除你的魔法。』

  

那個青年說,他喜歡他。

喜歡著不會偽裝自身內心、活得堂堂正正的他。

 

儘管小小的黑魔法師並不明白,詛咒是否有解除的一天,但是至少他知道……

 

「黑百合大人,店裡的師傅今天開發了新品,您要試看看嗎?」

 

抬起頭,他看向青年溫柔的面容,那雙藍色的眼眸中,已經承載了自己的全部。

他伸出手讓對方將自己抱了起來,環上青年頸項的同時,他彎起了眼,「好啊。」

 

至少他知道,只要有那名青年,自己就永遠不會感到孤寂。

 

 

 

 

                                                                                                                                             -Fin-

-----------------------------------------------------

大家有什麼想法都歡迎......!

這一對官配.......目前為止還在煩腦應該怎麼辦TT

                    另一對依舊存在感無比強烈XDDDDDD(毫無反省之意#
-------------------------------------------------------------------------------------------
2020.03.19更新後記

這一對相較起弗泰,真的是標準官方認證的官配,尤其當初看到黑百合把嘴唇咬破把血餵給哈魯賽喝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沸騰起來了馬呀這兩個也太萌TTTTTTTTTTTTTTT(報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歡哈魯賽,就算他是黑鷹部隊的人我還是好喜歡……!我最喜歡好孩子了TWTTTTTTTT(冷靜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