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神幻拍檔】靈魂上的永遠(哈克連&米卡傑中心



※心得募集中→袖藍小鳥的刊物感想填寫處


※此為哈克連&米卡傑,無CP組合向

※2020.03.22已全篇釋出



-----------------------------------------------------------------------

那個少年又來了。

 

從未見過的陌生面容、爽朗的笑臉、金色的短髮……以及臉頰上那道顯眼的十字傷疤。

隨著每一次夢到對方,那名少年便離自己越來越近,從窗邊、桌邊、床邊……最後,那名少年坐到了床邊,那雙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自己,映著窗外的銀白月光,帶著不真實的朦朧。

 

陌生的面容、陌生的少年,奇怪的是,他一點也不覺得害怕。

彷彿,他本來就認識對方。

 

「你……是誰?」

 

聽見他的問題,少年握起了他的手,一股難以言喻的熟悉從兩人的相接處傳了過來。

少年微微笑了起來,雙唇一張一闔,『我是──』

 

他的摯友。

 

誰?

倏地張開眼,哈克連猛地坐起身,望向自己的枕邊,根本沒有方才的那名少年。

同一個位子上,只有一隻熟睡的小龍,在月光下噗嚕噗嚕地發出輕鼾。

 

 

§§§

 

 

據說,銘刻在靈魂上的記憶,無論轉生多少次都不會消失。

這是天界長者給予完成任務的人的小小獎勵,讓最重要、最無法遺忘的記憶,銘刻在靈魂之上,並轉化為身上的印記。

 

「但是──嗚啊!」

「噗嚕嗶呀!」

 

話還沒說完,一團粉紅色的毛球直接撲到哈克連的臉上,還發出了噗嚕噗嚕的聲音。

手上的書啪搭啪搭地掉落地面,由於被毛團堵得差點喘不過氣,卻又無法將對方硬從臉上扯下來,哈克連只能好聲好氣地商量,「米卡傑快下來……」

「噗嚕嗶呀!」

「好了快下來我要無法呼吸了──」

幸好,在哈克連窒息之前,小龍總算心不甘情不願地從哈克連的臉下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毛還有點亂翹,看起來不是一般的狼狽。

「到底是怎麼了……」

名為庫露露的黑龍追了過來,「喂你小子給我回來──」

「噗嚕嗶呀──!」

「好啦好啦,庫露露別對米卡傑這麼兇……」

「櫻花大人,請不要太縱容他……!」

 

在泰德失去記憶的這段期間,為了避免米卡傑亂跑走丟,哈克連只好自動擔當臨時保母的責任。因此,他替櫻花上課的時候,這隻小龍就跟在他身邊,讓庫露露補足米卡傑年幼離開龍族的不足。.

只是因為黑龍的脾氣不太好,加上幼龍又特別喜歡耍賴,每一次惹得黑龍生氣的時候,米卡傑就會從另一頭跑來他這邊避難。

 

哈克連嘆了口氣,看著自己掌心的粉色毛球,「該學的還是要學……你也希望自己能夠變強吧?」

「噗嚕嗶呀……」

揉了揉小龍的頭,那裡有著一道明顯的十字傷疤,「去吧。」

默默目送庫露露一邊叼走粉色的小龍一邊訓話,哈克連吁了口氣,拿起摔落地上的書。

「米卡傑的那道疤痕……也是所謂靈魂的印刻嗎?」望著兩隻龍離去的方向,櫻花問道。

「我無法確定,」哈克連拍了拍書本上的灰,將書本重新翻開,「但從現狀來看,或許正是如此。」

 

泰德曾經告訴過他,這隻小龍身上的十字疤痕,跟他逝去的戰友一模一樣,而那道因為家人的失誤而不小心留下的傷疤,可見家族對「米卡傑」的重要。

但重新轉世後,為了最重要的戰友離開龍群,並回到了泰德身邊……如果可以,他其實想要親口詢問對方,是否有屬於泰德的印刻。

甚至,在每一次輕撫米卡傑,看見那半隱藏在粉色絨毛下的十字傷疤時,他總會想著,是不是自己在某一天,也能成為某個人足以印刻在靈魂上的重要存在?

 

 

他不知道。

 

§§§

 

 

要說的話,哈克連完全不認識人類的「米卡傑」。

畢竟,在他遇到泰德的時候,他所知道的米卡傑,已經是有著「粉紅色的身體、兔子般的耳朵、一對翅膀、經常跳到自己頭上、叫聲是噗嚕嗶呀」以上這些特徵的小龍了。

因此,關於泰德曾經的戰友,那名金髮開朗的少年,哈克連基本上都是從對方那聽來的。

 

每一次聽聞他倆的過去時,儘管有著小小的羨慕,但他對那名素未謀面的少年,更多的卻是好奇。

 

「噗嚕嗶呀──!」

感覺到頭頂突如其來的重量,哈克連回過神,開始整理桌上的紙張,並帶著小龍前往食堂。

「好啦,我們去吃飯吧!」

 

在等待泰德從全靈之地歸來的期間,因為名喚米卡傑的小龍怎麼樣也不願意跟著其他人,只能由唯一願意親近的哈克連來照料,於是,哈克連又繼續了他臨時保母的工作。

幸好跟養寵物不一樣,因為不用刻意盯著米卡傑,哈克連並沒有感到多大的困擾,唯一要說哪裡不對勁的話,大概就是每晚出現在自己夢中的,既陌生又熟悉的少年。

 

那名少年一直都是靜靜地望著自己,直到昨天,對方總算說了一句──

 

『我是……他的戰友。』

 

金髮、十字傷疤、開朗的笑容、戰友……就算他再遲鈍,也猜得出來對方是誰。

米卡傑=榭雷斯泰,泰德的摯友。

 

 

「這隻長翅膀的兔子,是你的嗎?」

 

米卡傑──!

回過神來,看到總是愛亂跑的粉色小龍好端端地坐在來人的手中,哈克連才鬆了一口氣,將對方接了回來,「謝謝……」

「你什麼時候養了隻寵物?別讓他亂跑啊!」

熟悉的語氣讓他抬起頭,金色的頭髮與相似的面容,配上那付驕傲的表情,儘管並不是與對方太熟,但哈克連還是向他的堂弟點了點頭,「……修里,好久不見。」

修里=歐克將手上的餐盤放下,仍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你不是擔任公主的貼身侍從嗎?也會來軍用食堂吃飯?還淪落到幫忙帶寵物?」

「軍用食堂方便,東西也好吃,你才是吧,堂堂歐克家的少爺到庶民的食堂用餐應該很不習慣吧,」也不管對方的挑釁,哈克連挖了一口自己的午飯餵到小龍嘴裡,一邊警告對方不准再亂跑,「還有,米卡傑不是寵物,他是泰德的摯友。」

「我當然知道米卡傑不是寵物,我是在說那隻兔子……」沒有預料到會從哈克連口中聽到這個名字,修里的手頓了下,看向正在吃飯的一人一龍,為了確認不是自己理解錯誤,指著粉色的小龍,有些難以置信,「……米卡傑?」

看著哈克連的點頭確認,修里反而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米卡傑早就不在了……泰德那小子是難過到精神錯亂了嗎?」

「修里……你認識『米卡傑』嗎?」

「榭雷斯泰世代服侍歐克本家……你問這個做什麼──」

「修里!」

正在替小龍擦嘴的哈克連激動地站起身,嚇了他一大跳,「幹、幹嘛!?」

哈克連抓起修里的衣服,大有對方不照著做就絕不善罷甘休的氣勢──

「能帶我去歐克本家一趟嗎!?」

 

 

§§§

 

 

正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哈克連以為在泰德不在的這段期間,必須要好一番工夫才能找得到「米卡傑」,沒想到知情人竟離自己這麼近。

 

「你……到底為什麼那麼想知道米卡傑的事?」

領著哈克連往前走,修里斜睨著身旁的少年,對於方才對方的激動心悸猶存。

 

『我想知道米卡傑的過去!讓我見見他!』

『好好好好好先放開你的手啦!』

 

雖說是堂兄弟,但由於對方可以說是歐克家的異類,從對方離家出走前見過的那一次面起,再一次見到這位堂兄,已經是在父親喪禮上,對方以公主侍從身分出席的那時候了。

但這位自己沒見過幾次面的堂兄一見到自己,就要求要「知道米卡傑的過去」……

若不是他修里大人心胸寬大,換成其他人早就把他轟走了!

 

聽著修里的疑問,哈克連也知道自己太衝動了,但在當下,他也實在顧不得對方會不會拒絕,他只知道隨著

他越來越想見見「米卡傑」,那個改變泰德人生的開朗少年,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想要知道,那底是怎樣的人,教會了泰德的「笑容」。

想要知道,那個願意味泰德付出生命的少年,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你說……這隻兔子是米卡傑的轉世,你有什麼證據嗎──哇啊!」修里難以置信地戳了戳蹲坐在哈克連肩頭上的粉色小龍,卻差一點被對方噴出的小小火焰燙傷。

 

「不是兔子,他是引導之龍。」哈克連指正了對方的用詞,「弗拉烏主教說過,他的靈魂顏色跟米卡傑的一模一樣。」

「別人隨便說你隨便信……因為我是臨時回來的,今天大家都不在,不然你應該可以見到『他』的家人,」也不管哈克連口中的陌生人是誰,修里在某扇房門前停下,「到了,進去吧。」

「這裡是──」

 

這只是很普通的一間房間,從模型、書本、文具……甚至是掛在一旁的軍校制服,都看得出來這個房間的主人只是個少年。

非常普通的一間房間,只是這間房間並沒有人的氣息,取而代之的,是貼滿牆壁的相片。

除了與家人的合照外,幾乎在每一張相片中,一定有兩個少年,一個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泰德,另一個則是……

 

「噗嚕嗶呀?」

 

小龍從他的肩頭跳了下來,輕巧地落到了床邊的小桌子上,看著相片中的金髮少年,蹭了蹭相框。

哈克連拿起相框,跟夢境一模一樣的少年攬著他的摯友,對著鏡頭燦爛地笑著。

 

『我今年也和泰德同班!』

 

還沒學會怎麼笑的的黑髮少年,帶著略微的不自在,與金髮少年站在一起。

 

『請泰德教我功課後,我的成績進步了!』

 

讀著每一張相片上的文字,哈克連笑了起來,為了那樣少年的孩子氣,與兩人之間真摯的情感。

只是,明明是這麼讓人歡快的回憶,透明的淚珠卻不由自主地從眼角滲出,滴落在他手中的幼龍頭上,「……嗶?」

輕巧地跳上他的肩頭,小龍湊了過來。

「米……」

小龍的額頭觸及自己的瞬間,哈克連看見了刻滿空咒文字的天花板。

 

『我們永遠是最棒的夥伴。』

『下一次,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米卡傑,這就是你屬於泰德的「刻印」嗎?

你將你的誓言,牢牢地刻在了靈魂上嗎?

 

「真奇怪……」任由小龍將自己頰上的淚珠舔去,哈克連伸出手,揉了揉那毛茸茸的頭頂。

 

奇怪的是,明明沒有見過對方,他卻彷彿已經認識了那名少年很久很久。

 

「好久沒回到自己房間了。」

「老爸他們……應該很生氣吧。」

 

奇怪的是,他甚至會想,那名少年如果還在,說不定會一邊搔著頭,一邊苦笑地說著……卻從來沒有後悔過,為自己的摯友獻出自己的生命。

 

沒有後悔過,來到這個世界。

 

 

「──就這樣走了?不見見他的家人嗎?」

 

盡責地將他送回王宮,臨走前,修里這麼問了他。

 

「不用了,這件事還是等泰德回來吧,」抱著小龍,哈克連向對方道了謝,「不好意思還讓你特地回家一趟,你其實人也不錯嘛。」

少年揚起下巴,言不由衷地說道,「哼!我是不想讓歐克家被人看不起,用走的到本家未免也太難看了。」

「是是……」

無奈地嘆了口氣,哈克連準備轉身離開,卻被修里叫住,「……喂。」

沒有想到對方竟會主動跟自己搭話,他停了下來,看著少年似乎成熟了點的面容。

 

「你有想過,為什麼自己成為泰德=克萊恩的戰友嗎?」

 

 

§§§

 

 

『或許是因為,你和米卡傑很像吧。』

 

的確,泰德曾經跟自己說過,當初會跟自己搭話,便是將自己錯認為他曾經的戰友。

但是,長相不同、個性不同的兩人,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被錯認,至今他仍然沒有想通過。

 

『米卡傑脫離歐克家執事的身分,跑去考軍校;而你則是脫離歐克家,跑去當主教……』

『或許你們兩個對於泰德=克萊恩來說,都是追求自由的象徵吧。』

 

修里這麼說著,一邊上了車,離開前,他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你們才有辦法成為那傢伙的戰友吧。』

 

 

人類是很脆弱的,幾十年的歲月轉瞬即逝,什麼都不會留下。

但正因為人類是這樣的脆弱,所以才更希望能夠得到「永恆」,希望著有些東西會留下,並且永不改變。

 

「嗶呀?」

哈克連將小龍放到枕頭旁,看著對方打了個呵欠,微微勾起唇角。

 

銘刻在靈魂上的記憶,無論轉生多少次都不會消失,但是,這樣的印刻如何留存、是否記得,沒有人說得準。

即便沒有人能夠解釋與一個素未謀面的少年之間的熟悉感、誰也無法證實……

 

 

他望向窗外,緩緩飄落的雪花映著銀白色的月光,有如天使的羽翼。

靠著對方柔軟的毛皮,感受到生命的熱度,他闔上了眼,幾乎是自言自語般地問著,「說不定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們也曾經相識吧?」

 

說不定,對方在自己的生命中,也曾經是一個足以留下刻印的存在。

即便誰也無法去證實,這樣的「說不定」……

 

「噗嚕嗶呀?」

面對小龍的疑問,哈克連揉了揉小龍的頭頂,看著對方舒服地瞇起眼,他輕輕笑了起來,「說得也是。」

 

「只要泰德能夠回來,才是最重要的對吧?」

 

在人生尚未走完之前,沒有人能夠知道自己與天界長者做了什麼樣的約定。

也沒有人知道,見到天界長者的時候,自己能夠得到什麼樣的獎勵。

但是,即便誰也無法證實這樣的「說不定」──

 

現在的這份熾熱,與存在於身旁的彼此,一定都是再真實不過的。

 

一如在這個寧靜的夜晚裡,他倆靈魂所發出的明亮光芒。

 

 

                                                                                                                                             -Fin-

------------------------------------------------------
因為不曉得到最後會不會寫成CP,所以還是保留點餘地......
但我想應該是不會啦,大家可以當擦邊球的組合看就好qwqqqqqq

--------------------------------------------
2020.03.22更新後記
米卡傑跟哈克連這兩個,其實我想寫他們的事情很久了,與其說是cp,他們在我眼中更像是泰德生命中的推手,說他們不像,卻又莫名地像。

無比希望泰德能夠幸福,關切著他、陪伴著他,比起朋友卻更像家人的兩個人,儘管生命中沒有交會點,卻又在某種地方上接合了。

這一點,讓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命運的溫柔。

但因為這篇想要探討的會有些抽象,可能會有很多問號也說不一定……wwwwwwwwwwww(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