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07-GHOST】Treasure(弗泰)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喂!你到底是弗拉烏主教的什麼人?』那時,哈克連是這樣問他的。

『欸?那個色鬼主教怎麼了嗎?』

  

不幸的是,泰德對弗拉烏的第一印象,簡直是糟到不能再糟。

隨身帶著色情書刊,還多到藏在圖書館;明目張膽地拿起偽裝成小型法杖的打火機,點著實際上是藥草的菸;時常翹掉彌撒、把神明稱作「那個老頭」……

  

『你這種人會當上主教才是大問題!』

沒錯,他一剛開始的確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但是……

  

  

明明才差點被死神鐮刀吞噬,即便被弗拉烏落下要自己有所警惕的狠話,直到對方已經熟睡到打起鼾來,泰德依舊維持剛躺上床時的姿勢,靜靜望著天花板,毫無睡意。

看了看窩在床頭熟睡的小龍,他輕手輕腳地爬下床舖,悄悄走到弗拉烏床邊。

透過窗戶灑落的月光,弗拉烏的髮像被灑上一層銀粉,蒙上的那一層銀暉使他俊美的臉龐看起來有些如夢似幻。

 

『是我把你送來教會醫院的,還不快感謝我,臭小鬼!』

 

但是,每次每次,弗拉烏總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候對自己伸出手,在自己迷惘的時候給予方向。

 

『你有什麼好迷網的,臭小鬼。』

『如果不相信歷史的話,就相信你眼前所見的。』

 

不管自己發生了什麼事,總是第一個趕到自己身邊,就連米卡傑死去的時候,也是弗拉烏將轉世成小龍的米卡傑帶到他身邊。

 

總是吊兒啷噹的,卻又在危急時刻極為可靠;穿著風衣顯得格外帥氣,卻又意外適合聖潔的主教服;總是痞痞地笑著,但偶爾的柔和笑意卻又不顯突兀。  

就連此時,少了平時的壞笑,微蹙的雙眉,加上隱藏在金色瀏海後的寶藍色眼眸,簡直帥氣得天怒人怨。

趁著對方熟睡,泰德忍不住伸出手觸碰那金色的長睫,戲弄的得逞與刺癢的觸感讓他輕輕笑了出來,卻又在下一秒,因為擔心對方醒來而急忙噤聲。

確定弗拉烏還沒有醒來的跡象,泰德趴在床沿,更加肆意地靠在對方身上。

輕輕地,他將臉貼在毫無溫度的頰上,在這下著雪的月夜裡,冰冷的溫度讓穿著單薄的少年打了個哆嗦。

  

『弗拉烏……你也……』沒有心跳也沒有溫度,即便將手貼緊對方的胸口,也感覺不到任何的生氣,『你也已經死了嗎?』

青年笑了笑,輕柔地握著他的手。

『我說過了吧,我是鬼神啊。』

  

想起那時,弗拉烏有些落寞又彷彿對自己說著「不要緊」的笑,幾顆淚珠猝不及防地從泰德眼中滑下,打在熟睡的男人頰上。

連自己都嚇了一跳,少年手忙腳亂地抹掉淚痕,想要阻止不受控制落下的淚水,沒想到反而掉得更兇。

視線模糊中,男人金色的短髮映著月光,有如暗夜中的亮光,明滅閃爍。

 

『對於在黑暗中不斷掙扎的我來說,你就像是一道曙光。』

 

只有這個人,這樣毫無顧忌地說著自己是他的光,也只有他──

 

『為了讓我再次回到地上,替我指引歸途的曙光。』

 

也只有他,總是將自己放在第一位,總是將自己看得無比重要,彷彿是世界上唯一的珍寶。

 

 

 

 

好睏。

耗費太多力氣在壓制鐮刀上,一沾到枕頭便立刻陷入沉睡,迷迷糊糊中,弗拉烏隱約感覺到有股熟悉的氣息來到自己的身邊,卻疲倦得睜不開眼。

 

誰……?

那股氣息越來越近,甚至能夠感覺到溽濕的水氣侵襲了自己,因此,當弗拉烏終於艱難地睜開眼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幅景象。

少年翠綠色的雙眸盛滿了淚水,無法控制地墜落,緊咬住雙唇、壓抑著嗚咽,脹紅的小臉有著凍紅的痕跡,讓剛醒而腦袋有些昏沉的他驚覺到對方身上的單薄。

「泰德?」

再多的睡意都跑走了,輕撫上對方的頰,他用被單裹住少年,將人擁入懷裡,嘆了口氣,「半夜不睡覺,跑來我這邊哭做什麼?臭小鬼。」

「我才不是……」少年下意識地反駁,想要掙脫,卻被男人牢牢地捧住臉,拭去臉上的淚水。

  

「泰德。」

  

他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弗拉烏,此時格外溫柔的語調,就跟他潛入水中的光之地牢,想要救出被污陷涉入黑魔法事件的男人時,一模一樣。

  

『泰德。』

 

空咒魔法帶來的話語,從牢獄的鐵窗穿過,沒有受到水流的阻隔,絲毫不差地傳了過來。

 

『為你獻上巴爾斯布魯克教典第三卷十七章。』

『──「但凡我尚存汝心中,我心必與汝常在。」』

『考試……加油!』

  

一如平時桀敖不馴,卻在尾音又放輕了的溫柔語氣,溫暖得讓人忍不住想要落淚。

這個人,明明都自顧不暇了卻還關心著自己,這人、這人……

  

──這個人,怎麼就不多想想自己呢?

  

  

「你對我太好了啊。」讓淚水肆意地在臉上奔騰,泰德看向對方那雙輕挑得過分,有時卻又冷酷得讓人想起,這人的確是斬魂的寶藍色眼睛。

明明是沒頭沒尾的發言,卻讓弗拉烏微微瞪大了眼,然後,輕輕地笑了出來。

看著那雙美得驚人的翠綠瞳眸,他伸手輕撫過對方的髮稍,用著自己未曾察覺的溫柔。

他將頭埋在對方纖細的頸窩,感受著失去已久的熱度,「不對你好,還有誰能對你好?」

  

沒有誰比你,更應該得到他人的溫柔對待。

 

即使經歷過殺戮,染上了鮮血,少年的靈魂依舊是如此純粹而美麗。

『多麼美麗的靈魂啊……』

將從飛行器上摔落昏迷的少年帶回教會時,卡斯托魯是這麼說的。

沒有任何黑暗能夠玷污那份純粹、沒有任何外在因素能夠動搖那份信任,如此無瑕的美麗。

是那個擁有清澈眼眸的少年,拯救了徘徊於黑暗中的自己,給了他不屬於自己的光亮。

  

  

「用不著擔心我,你只要好好地顧著自己就好了。」他揉亂了少年的髮,低下頭,輕吻著對方溫暖的雙唇,柔軟的觸感和熱度幾乎讓他難以自制。

泰德任由那雙大手環抱著自己,想起也有那麼一隻手,曾經這樣揉亂自己的頭髮。

  

『記得啊,那時就跟天界長者要求「請讓我再次回到這個世界吧」。』

  

那是同樣有些粗魯、大大的,卻又溫柔的手。

那是……

  

「賽海爾。」低聲唸著,他望向此時已經將偽裝卸下的弗拉烏。

不得不說,將一頭金髮染黑的男人,從背影看去,時常會讓他誤認為基德。

但他知道的,那是弗拉烏,不是上一任的斬魂,但是這兩人卻都一樣、擁有粗魯的溫柔。

「啊?」弗拉烏看著少年,一臉困擾,「啊啊,該不會是米卡艾爾大人又出來了吧?」想起那個難搞的囂張小鬼,他就感到一陣胃痛。

  

被男人的困窘神情逗笑,泰德搖了搖頭,喃喃覆誦著這個屬於自己的鬼神的名字,「賽海爾。」

閉上眼,他偎進對方冰冷的懷裡,明明是如冰的溫度,但在此時此刻,兩人肌膚相貼之處,卻莫名地燙人。

「你真的,對我太溫柔了啊。」

或許是睡魔作祟,或許是太過魅惑的月光,泰德總覺得今晚說了太多不曾在對方面前說過的話。

弗拉烏勾起唇角,將拉普拉多魯給他的暖爐塞進少年手中,一同煨暖彼此的冰冷手掌。

「所以,這就是你半夜來吵我睡覺,還跑來我床邊哭的原因嗎?」

「才、才不是……!」尷尬地瞪起眼,為了避免吵醒米卡傑,泰德只能壓低音量咆哮。

輕笑著,弗拉烏斂下眼睫,「謝啦。」

「欸?」

「這樣我就可以好好地睡了,今天那把鐮刀一直在吵食物難吃,尤其是沒吃到你,吵得我煩死了……」一邊抱怨,他撒嬌似地在少年的頸窩蹭了蹭,「所以我說了,別擔心我,太靠近我的話,我很難控制自己的。」感到體內的鐮刀蠢蠢欲動,他闇下眼,也因為少年不捨的表情。

「所以──」

「我不要!」顧不得會吵醒米卡傑,泰德大聲地吼向對方,「弗拉烏就是弗拉烏!要是那隻鐮刀再作怪,我就砍了它!」

難得嚇了一大跳,弗拉烏愣了好一會兒,才禁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啊你!」

「啊啊,抱歉抱歉,」不太有誠意地道了歉後,他更加擁緊了少年,「我只是太高興了。」

「喂!」泰德不自在地喊了聲。

「這樣就夠了,我很高興,真的。」笑了笑,弗拉烏伸手撫平對方皺緊的眉頭,「睡吧。」

「笨蛋……」難為情地瞪起眼,少年一拳軟軟地捶過去,「你真的,對我太好了啊……」

弗拉烏咧嘴一笑,「這是成為好男人必要條件啊──痛痛痛!」

直接給了對方一拳,想到男人隨時隨地都在撘訕女性,泰德頓時無名火起,所有的感動在瞬間灰飛煙滅,「你再給我亂搭訕試試看!」

「痛痛痛你就不能手下留情一點啊!」

少年哼了聲,「米卡傑,我們睡覺!」把被吵醒爬到他們這床的小龍抱起,他背向弗拉烏,試圖掩飾臉上的紅暈。

「噗嚕嗶呀?」

「要睡怎麼不回你床上睡?」撫著被揍的部位,弗拉烏裝做沒看見少年的彆扭,不怕死地笑著。

「我就是要霸佔你的位子!」扭頭一哼,泰德不再理會身後的男人。

「臭小鬼……」

  

  

柔和的月光透過窗戶,不知何時停止的雪再度緩緩飄落,雪花深灰色的影子映在少年的稚嫩臉龐上,一片飄落,又一片。

沒有往常的輕佻笑意,也不是身為主教該有的招牌神聖笑容,在弗拉烏眼中只有身為七鬼神應有的冷酷,深邃的眼中,看不見一絲情緒。

「泰德‧克萊恩……提亞榭。」瓦爾海特‧提亞榭‧拉古斯。

撥開半掩著少年臉龐的髮絲,他俯下身,帶著寵溺的笑,眼中又有了光亮。

  

『我想救弗拉烏並不是因為他救了我、也不是因為他總是陪伴在我身邊……』

『不僅僅是為了這種理由,而是、而是……』

  

「臭小鬼……」

想到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分量,弗拉烏心裡頓時湧起一股暖意。

  

  

那個少年已經失去了太多東西,甚至可以說是,禁不起再一次的失去。

也是因為如此,為了守護少年,他能夠獻出自己的一切,不會再讓誰奪去少年僅有的,歡快的笑容、溫柔的親人環繞……不管是阿亞納米還是那把混蛋鐮刀。

不是為了米卡艾爾之眼、也不是因為潘朵拉的寶盒,只是為了這個故作堅強到令人心疼的少年,倔強又任性,卻可愛得讓他再也放不下。

不是為了任何事物,只是為了對方難得的笑,偶爾的彆扭和毫不掩飾的真誠,只是為了他視如珍寶,如光一般的少年。

  

 那個他最珍視、那個唯一能夠擺在自己心裡的少年。

  

『──而是我不讓任何人奪走我重要的東西!』

  

「我知道,所以我也是啊,泰德。」

  

你就是我最重要的,絕不讓任何人奪走的──

  

「    。」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首先,還是要先說一句──祝我生日快樂唷>WO

  指考結束了沒想到雜事還是一堆,要補斷頭要還圖債三不五時被禁電腦,我好想回學校唸書啊啊啊啊啊啊,好歹還有固定時間可以用電腦打稿子(淚

  先來說說怎麼會從特傳跑出一個神幻拍檔(07-GHOST)好了。

  之前從室友那邊拿了一堆動畫回家,結果大概是一個禮拜前老媽要用動畫配飯,我就開了一個貌似格鬥系她會喜歡的那種,沒想到變成我就此一去不復返了啊啊啊啊啊OILLL
  一剛開始在看第一集時我倒是還好,泰德和米卡傑只定義在友愛的部份,但是等到第二集弗拉烏大叔(明明才二十幾歲就泛大叔化的傢伙……)出場時,他和泰德的互動立馬把我萌殺了呀呀呀呀>//W//<
  不只有公主抱還有簪花的可愛小泰德,呀──>W<

  而且呀,尤其是動畫第十六回泰德潛入水裡打算救出被關在光之地牢的弗拉烏時,弗拉烏的那一聲「泰德」差點就把我融化了,喔喔喔……(軟倒)
  諏訪部順一先生的聲音超溫柔又超帥氣的呀呀呀,諏少請接受我的愛啊啊啊>//W//<

  但是雖然萌歸萌,不知道為什麼,藍在網路上找的同人實在少的可憐,只好趁自己生日時給自己一點慰勞,既然沒有的話就自己寫啊啊啊!(燃燒
  結果,在看了漫畫的後續找資料後,我大概明白為什麼同人為什麼會這麼少……(無力
在原作裡該講的不該講的都講了只差沒說我愛你了你們怎麼不乾脆去結婚算啦,全都講完了同人要寫啥啊啊啊啊(翻桌
  但為了我的愛,我還是寫出來了,費盡千辛萬苦啊……OILLLL


  在此真的超級推薦神幻拍檔!有萌殺人的可愛小龍米卡傑(雖然我還是覺得他就是隻長了翅膀的兔子OIL)、有帥氣的大叔(人家也才二十幾……)、有可愛的傲嬌小孩(被泰德打扁),還有溫柔的國王把拔、神父和巴斯迪恩大主教輔佐(知道他是間諜時我超傷心的……)Yoooooo>W<
  順帶一題幾個我很喜歡的角色──哈克連、庫洛伊茲主教(神父)還有米迦勒之眼。
  哈克連真的是個好孩子,尤其是他會「暈女性」那一段,真的是可憐又可愛呀呀呀呀呀>W<(被打)希望他能跟女官們好好相處OWO
  庫洛伊茲主教也就是神父,真的超級溫柔又非常疼愛泰德,尤其是泰德每取回一段回憶,裡面的庫洛伊茲主教對泰德的疼愛可見一般,即使有時候會覺得「神父您不用這麼認真的把毒菇吃下去呀呀呀」,但這也是神父的可愛之處(笑
  還有米迦勒之眼也是超可愛的孩子,喜歡泰德也認泰德為主人還好好的保護他,尤其是他偶爾的「真不愧是我的主人」,真的是太可愛了>W<
  不過,至於這部裡的反派,阿亞納米(對不起我常唸成阿摩尼亞(被鞭子抽)),即使知道他變成這種扭曲的個性是情有可原,但我還是討厭他!(指)都是他毀了泰德的祖國,殺了國王把拔還把神父吞掉(是真的吞喔),不可原諒啦不可原諒(扭頭)!以前明明是個天然呆無口面癱型的好孩子死神啊……(嘆

  在寫這篇時其實困難重重,因為時間點很難抓,而且有些翻譯動畫和漫畫不一樣,所以藍就挑自己喜歡的翻譯來寫了OILLL
  而且其實泰德想起前任斬魂是在被鐮刀襲擊之後,但是為了劇情需要(不是因為你搞錯了嗎),所以藍把他移到前面去了,還請見諒<(--)>
  另外弗拉屋的的另一個身份「斬魂」(音譯「賽海爾」或「澤赫爾」(ゼヘル))因為藍覺得讓泰德直接唸音譯的比較有sense,所以就把他分開來寫了,希望不會讓大家搞混OILLL

  動畫的OP和ED也好聽,特別推薦20和25話裡面的插曲「ラグスの鎮魂歌 」>W< 
  還有,最後一句的空白其實就是標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來,原本沒打算說的,但還是覺得應盡一下告知的義務OWO

  以上,若有喜歡神幻拍檔的同好也歡迎交流喔>W<
  感謝鍵閱>WO







--------------
2018.10.10修改

Newest

Comment

月瀾 #-

No title

超棒的文章啊大大!
網路上的同人真的太少了嗚
不過看到了大大寫的好開心!

2014/10/15 (Wed) 22:19 | URL | 編輯 | 返信 | 
繡嵐‧袖藍" id="comment9">

繡嵐‧袖藍 #-

Re: No title

非常感謝!ヽ(´∀`)ノ
我也是覺得同人實在少得可憐才自耕了起來......(躺
敬請期待泰德十二月的的生日賀!ˊ艸ˋ
我一定要把它的結局補起來!ヽ(´Д`;)

2014/10/17 (Fri) 17:32 | URL | 編輯 | 繡嵐‧袖藍さん">返信 | 

Kate #-

No title

嗨!好久不見,我又回來了。
期間到處轉轉看了很多的文章,還是覺得藍的文章讀起來最舒服
現在很多文章都是超長的H文,一天到晚在滾床單,看得好疲背
雖然也是有情緒蘊釀得很棒的,但彼此交織的心緒心動與揪心的感覺還是藍的文章最好。
請繼續保持、加油喔^_^
(這就叫有感而發嗎?回過神來發現寫了好多啊!)

2014/11/05 (Wed) 17:20 | URL | 編輯 | 返信 | 
繡嵐‧袖藍" id="comment11">

繡嵐‧袖藍 #-

Re: No title

親愛的Kate,我看到你這篇留言已經有好幾天了,現在才回應你是因為我想了很久,為了我難以言喻的開心。
我自認是個小眾寫手,不太搞笑風格也不太歡樂,唯一有的就是被友人稱為治癒系的文風。
如果被讀者們說寫得很棒,寫得很萌之類,我或許還不會這麼開心,但是你說中了我想要帶給大家的,這也是為什麼我這樣珍惜我所擁有的讀者,不得不說,會喜歡我的作品的讀者們,都是天使ˊ///////ˋ
你們的留言都會讓我想起我寫文的初衷,就是希望看到的人都能感到溫暖和幸福,讓我在忙碌和趕稿中,找回我最初想要帶給你們的ˊwˋ
謝謝你,我會繼續加油的,CWT38兩天都有擺攤,如果有機會,歡迎你來找我玩喔ˊVˋ
(突然變得好正經啊wwwwww

2014/11/09 (Sun) 21:57 | URL | 編輯 | 繡嵐‧袖藍さん">返信 |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