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記

走過,便會留下痕跡

【07-GHOST】願望(弗泰)



泰德生日快樂>W<
  對不起我竟然拖欠了一天泰德我對不起你QAQQQQ

  我還是取不出甚麼很棒的標題呢......(煩惱

2018.10.14修改內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泰德,你知道嗎?」

「每個人在每一年的生日都可以向天界長者許一個願望喔!」 

 

模糊的記憶裡,他還依稀記得神父曾經對他這樣說過。

 

「真的嗎?為什麼呢?」

「那是因為──」

   

 

神父總是溫柔又有耐心地對自己解釋著,柔和的光芒籠罩在這名主教身上,這樣一個溫柔的鬼神,卻不得不做下最殘酷的決定,帶著他前往全靈之地。

那時,大家都還在自己的身旁,小卡、小戈、小馬、父王……現在回想起,早已逝去的過往卻因為太過美好,幸福得讓人無法直視。

身邊的暖熱光芒,如今只剩下餘燼後的寒冷,曾經的親人環繞,如今徒留自己一人;刺骨凜冽的孤寂凍得他近乎絕望,早已不再的雙親笑顏模糊得不堪回首……

 

但是,有個人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握住了自己的雙手。

 

明明是如冰的藍色眼眸,卻溫暖得不可思議;早就失去溫度的大手,卻傳來一陣陣的熱度,煨暖了自己;對方其實才是更需要陪伴的人,卻實現了自己從未說出口的願望。

 

──實現了他所希望的,不再孤單一人的願望。

 

 

 

 

離開了阿魯瑪滋邸,告別了卡培拉後,泰德和弗拉烏例行到鎮上的教堂進行回報。

一插入實習主教的證明,果不其然又是一張接一張的來信,大部分都是哈克連寄來的,不外乎是最近在擔任公主的教育者時又做了什麼、要好好照顧自己云云,想必待會弗拉烏拿到的也會是一堆卡斯托魯主教寄來的警告單以及抱怨書。

 

想到那個金髮的不良主教會有的表情,泰德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克連的來信通常是兩三天寄來一次,等到最後一張落在手上後,泰德發現上頭是今天的日期。

不同以往洋洋灑灑的好幾張,這次僅只兩三句話,底下還意外地附上了卡斯托魯和拉普的祝福。

「咦……」

語音還未消退,猝不及防地,幾滴斗大的淚珠打在教會的專門用紙上,暈開的墨漬渲染在潔白的紙上,讓在一旁的弗拉烏嚇了一大跳。

「泰德?」

拿過對方手中的信件快速掃過後,弗拉烏收起嘻笑,攬過少年的肩,拍著略顯纖細的背脊,「不是很值得高興嗎?為什麼要哭呢?」

即使翠綠色的雙眼盛滿晶瑩的淚珠,也無損它的美麗,但他寧可少年一直都是笑著的。

輕握那雙纖細卻有力的手,安撫對方輕微的顫抖及略顯冰涼的體溫,弗拉烏的表情平靜無波,卻有種不可思議的溫柔。

「我早就忘了……」

緊抓住男人的風衣,少年把自己的嗚咽埋在對方胸前。

 

他早就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當那個唯一會幫他慶祝的人,逝去的時候。

 

男人嘆了口氣,「因為有告知路線,哈克連和眼鏡仔他們事先寄了東西到這裡,要去拿嗎?」揉了揉少年柔軟的棕色短髮,弗拉烏的語氣輕鬆愜意,眼裡卻有著看不清的複雜情緒。

 

複雜得連他自己都不明白。

 

 

 

 

「你今天一直在發呆喔?」

 

他們現在位於第四區與第五區的交界,小龍米卡傑早已睡下,泰德靠近了弗拉烏,頭靠在對方的手臂上。

「……你想多了。」弗拉烏似乎想逃避這個問題,有些狼狽地撇過頭。

盯著眼前從一開始收到哈克連的信後,發呆撞到頭拐倒腳的次數明顯暴增,顯然就是不太對勁的男人,泰德沉默了下,站起身,走到對方面前。

營火劈劈啪啪地燒著,映亮了少年的髮梢,而因為背對光源,少年的臉龐被籠罩在陰影下,翡翠綠的眼眸更顯晶亮。

「泰……」

弗拉烏還想說些甚麼,泰德卻突然抱住了他,雙臂環著他的脖頸,他嚇了一跳,「泰德?」

沒有回答對方的疑問,少年自顧自地說了下去,近在咫尺的呼吸與溫度讓人退無可退。

 

「有一次,哈克連曾經問過我的生日。」

 

自己並沒有多想,卻沒想到對方一直都記著。

對他這樣早就失去一切的人,有人記著自己誕生的那一天,比什麼都還要讓他高興。

 

 

『泰德,你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

『……?不知道……』

就像是當初的米卡傑一樣,明明他早已被血汙染上,卻還是毫不猶豫地,接受了自己的一切。

『泰德!祝你生日快樂──!』

 

對自己來說,就像是救贖一樣。

「我曾經、」雖然將臉埋在對方的頸窩,看不清少年的表情,但是尾音的輕顫卻洩漏了他的情緒,「曾經想若是我沒有出生就好了,或許大家就不會因為保護我而死掉、爸爸和媽媽也會好好的……」

 

沒有他的出生,或許大家都會幸福。

但是、但是……

 

 

「但是今天看到了哈克連的信後,我突然想起米卡傑對我說過的話。」

 

『感謝你來到這個世界──!』

 

「突然覺得好高興、幸好我有出生,不然也不會遇見哈克連、遇見卡斯托魯主教和拉普拉多魯主教,還有──」

 

還有遇見了你。

 

扶著對方的肩膀,弗拉烏拉開兩人的距離,看進少年此時被火光映得閃閃發亮的雙眼之中。

「你的出生是值得高興的,」弗拉烏執起少年的手,輕柔的吻,一個個落在那雙被少年認為早已汙穢不堪,但在自己眼中卻無比乾淨美麗的手上, 「因為它實現了很多人這輩子最大的願望。」

 

那時,到寄放處領取大概是幾天前就寄來的包裹,他看著少年有些緊張地向服務人員說明來意,想到方才在信裡看到的字句。

 

『給泰德,』

『如同泰德你曾經對我說過的那樣,我也非常感謝你的雙親。』

『因為有你的出生,我才能夠遇見了你。』

 

他看著少年拆開包裹,雙眼因為裡頭的物品,而興奮得閃閃發亮。

明明在這個年紀,早該收過無數次的禮物,但少年卻興奮得有如第一次得到禮物的孩子。

 

『很多孩子認為自己是父母親的累贅,卻不知道自己,其實才是父母親所實現的,最大的一個願望。』

『你的出生,是最值得慶賀的事情。』

『因此,今日在此向你獻上我最大的祝福,我的戰友。』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這句從他認識少年以來,還未曾說出的祝賀,竟然被他人捷足先登,即便是因為自己並不曉得日期,但他仍有些不是滋味。

『弗拉烏?』

就連回過神來,發現少年站在他面前,手上還揣著禮物,他也只能硬擠出笑容來掩飾自己的不對勁,不希望讓少年看出自己的內心那太過難為情的嫉妒。

 

 

與其說今天是少年的生日,倒不如說同樣的也是自己的重生日,因為對方的出生,他才能夠重生的日子。

然而在這個值得慶賀的日子,自己卻顯得格外狼狽──

 

 

「今天是因為你的出生,我才能被救贖的日子。」將頭埋在少年的頸窩,弗拉烏覺得自己人生中第一次這般挫敗,「我還來不及跟你說生日快樂,就被搶先了。」

 

見到男人從未在自己面前露出的狼狽樣子,泰德想笑,卻又莫名地想哭。

 

這個不良主教,平時再怎麼調侃捉弄自己,在緊要關頭卻都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總是在自己最無助又孤立無援的時候握住了自己的手,自始至終,都沒有放開過。

明明自己才是被拯救的那一個,對方卻說自己救贖了他。

 

這讓他感到十分難為情。

 

「我才沒有……」他微微窘迫地垂下眼,「我並不像米卡傑那般純潔、也不像哈克連那樣勇敢──」

「你有。」

弗拉烏垂下眼,神情虔誠得像是祈禱一般,「你是我見過最純潔的存在。」

 

 

不能沒有對方的不是泰德,而是自己。

當初會握住了那雙孤單的手,是因為在對方身上看見了過去自己的影子,但沒想到被救贖的卻成了自己。

 

『你曾說過「一直陪著我的人,已經再也回不來了」。』

『笨──蛋,幹嘛要跟死神說這個啊?這種事我早就習慣了。』

 

不管是基德還是巴斯迪恩,他已經習慣了重要的人一再地離開自己,習慣總是自己一個人。

但是那個少年卻罵了自己──

 

『怎麼可能會習慣!無論失去多少次都是會悲傷會痛苦的!』

『什麼死神!難道你就不是人嗎!?』

『更加珍惜自己一點吧!』

 

這個少年,是他見過最美麗的存在。

 

『一旦碰觸到別人的悲傷或溫柔時,我的心裡就會感到陣陣抽痛。』

『看來我還是很軟弱吧。』

 

不是的,那正是少年的溫柔之處。

這樣的溫柔,拯救了徘迴於黑暗中的自己。那是一道曙光,給予他救贖的,美麗又聖潔的光芒。

 

但是,那個少年,不僅僅是自己的光。

不只是哈克連,所有與少年相處過的人,都會被那太過純粹的美麗所吸引。

讓他往往忍不住焦急,也為自己什麼都做不了而感到懊惱──

 

「早知道我應該讓卡培拉幫忙把你的腦袋治好的。」

 

泰德用著「你是笨蛋嗎」的眼神看著眼前分明是自尋煩惱的男人,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揍對方一拳。

 

 

在豪森家時,他曾經向榭蘭先生說了「羨慕」。

能夠保護如同家人的人,保護自己所愛的人,是一件多麼令人羨慕的事,但他卻連最重要的朋友,都保護不了。

然而,在離開之前,榭蘭先生說了,『你明明也有很重要的家人嘛。』

 

重要的家人,弗拉烏……嗎?

 

他曾認為,他與弗拉烏最初的邂逅,是為了阻止費亞羅廉的復活。

但實際上,或許並非如此,這場邂逅,或許只是為了讓他遇見對方、讓他實現自己唯一的那個願望。

 

 

「什麼──」覺得自己被嚴重貶低的弗拉烏發出抗議,卻在看見對方的表情之後噤了聲,所有的焦躁不安全都在瞬間消失無蹤。

垂下眉眼微微地笑著,少年的表情美麗得不可思議。

「神父……神父曾經對我說過,每個人在每一年的生日都可以向天界長者許一個願望。」他靠著對方的胸膛,早已失去溫度的肌膚卻莫名地燙人,「所、所以,今天特別把我的願望送給你。」

盯著不敢抬起頭的少年,弗拉烏笑了下,覺得自己真的是個自尋煩惱的笨蛋,的確該把腦袋治好,「我覺得……說不定沒有那個必要。」

 

「你說啥?」泰德顧不得讓對方發現自己燒紅的雙頰,瞪著眼前不識好歹拒絕他好意的傢伙。

像是安撫小貓似的,金髮的不良主教回抱嬌小的少年,輕吻對方的髮際,少見的溫柔微笑。

 

──「                       。」

 

泰德愣了下,晶瑩的淚珠不斷滲出眼睫,一顆又一顆地落下。

然後,他也跟著笑了,哭泣的笑顏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要親吻。

 

而弗拉烏理所當然地,也這麼做了。

  

 

 

 

神父曾經對他說過,每個人在每一年的生日,都可以向天界長者許一個願望。

 

「真的嗎?為什麼呢?」那時的他,仍天真地問著。

神父摸了摸他的頭,溫柔的笑就像是月光一般,溫暖卻不燙人──

 

「那是為了獎勵我們的出生。」

「因為我們的出生,就是實現了父母親最大的願望。」 

 

 

他們在人生的道路中,都在找尋生命中唯一的那個人。

而彼此的出生,不僅是為了實現了父母的願望,也是為了彼此,不再孤單一個人。

就如同弗拉烏所說的──

 

 

 

『因為你的出生,已經實現了我這輩子唯一的一個願望。』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總而言之,這篇其實是泰德的生日賀,原本昨天就要放的,但是結尾修來修去就是不滿意= =
結果,這篇就成了過期的生日賀OILLLL(切腹

話說這篇其實也讓我頗痛扣,因為我對生日其實沒啥概念OILL
加上要找資料時發現單行本前五集借給同學了但是我要的資料都在前面啊啊啊啊啊啊(驚恐
所以只好艱辛的到網路上看,有的時候還因為不小心跳過去所以找不到OILLL

在寫的時後發現一直跳來跳去的,擔心會跳痛和太急就章,所以到後來幾乎是一直把裡面的句子大風吹OILLL
希望這次大家不會覺得太崩壞啊啊啊啊啊啊TAT
雖然我覺得弗拉烏不管說甚麼都還挺正常的(搔搔

希望大家多來會客室聊天泡茶喔,他已經積灰塵積很久了>WO(掃掃掃

以上,感謝鍵閱囉>W<






Newest

Comment

Kate #-

美好的文章百看不厭

我非常的喜歡版主的文章
恰到好處的氛圍讓人看了十分心動^o^

希望以後也可以看到更多的創作
支持~

2014/09/21 (Sun) 20:44 | URL | 編輯 | 返信 | 
繡嵐‧袖藍" id="comment7">

繡嵐‧袖藍 #-

Re: 美好的文章百看不厭

謝謝Kate......我覺得我感動到要哭死惹QAQQQQQQQQ
因為藍一直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小眾路線的寫手,所以這時,更加覺得自己身為寫手是何其有幸QWQQQQQQQQ

謝謝.....我會繼續努力的QWQQQQQQQQQ
嗚嗚真心的謝謝QAQQQQ(哭著跑走(夠了

2014/09/22 (Mon) 21:57 | URL | 編輯 | 繡嵐‧袖藍さん">返信 | 

判判 #-

看起來很舒服的文筆

大大,我原本只是為了找冰漾文跑來這裡,沒想到看到了大大的弗泰文!想當初我在看神幻拍檔的時候一直難過網路上的弗泰文好少,現在看到大大的文又重燃起對弗泰的愛了!
大大的文字句看起來很舒服,氣氛又是如此的閃亮亮。謝謝大大讓我看了一系列的好作品=W=

2015/02/04 (Wed) 20:31 | URL | 編輯 | 返信 | 
繡嵐‧袖藍" id="comment13">

繡嵐‧袖藍 #-

Re: 看起來很舒服的文筆

老實說,能夠聽到讓大家看得舒服,藍覺得是對藍最大的讚美O///////O
不是寫得好很有趣或是很萌等等,而是能夠讓大家看著舒服,覺得幸福,一如我自己的初衷,我覺得,非常非常地高興ˊvˋ
原本以為看弗泰和神幻拍檔的人少之又少,原本想說只能獨樂樂,但是越多人來留言時,妹妹還笑著說「乾脆出個弗泰的本好了」,讓我又有了繼續寫下去的動力(當然無關出本啦XD
謝謝判判,日後仍會有繼續的創作,只是近日實在忙得不可開交,但我仍是心心念念想要把神幻拍檔的結局補起來的,還請期待>W<

以上OWO

2015/02/10 (Tue) 22:31 | URL | 編輯 | 繡嵐‧袖藍さん">返信 | 

Leave a comment

Designed by Akira.

Copyright © 印‧記 All Rights Reserved.